沈钰gyoku

Por Una Cabeza

安娜站在宴会厅中并不引人瞩目的一角,拿着一杯红酒慢慢抿着。

红酒入口略有些苦涩,带着淡淡的酸与馥郁的橡木味,酒精的味道反而退居二线。对于早就习惯了冲击力极强的酒精味的俄罗斯人而言,这温吞而故作高雅的酒类完全勾不起安娜的兴趣。

它不过是是为了那些附庸风雅的贵族男人们的攀比炫耀而准备的饮料,无趣至极。

但这场为她而举办的舞会只提供了这种装模作样的东西,因为她不能因为醉酒而在众人面前失态,舞会的目的是与那些惺惺作态的贵族与贵妇们应酬,而并非真的庆祝她的生日和玩乐。安娜不满的想着,顺口拒绝了今晚第十一个向她搭讪并请求共舞的男人。

作为今夜的主角,她确实是所有女性中打扮的最美艳动人的那一个——一袭深紫色的人鱼晚礼服勾勒出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包臀的裙摆下端如同真正的鱼尾一样层层叠叠的铺开,上面点缀着流光溢彩的珍珠与晶片。

所有的男人都为美丽的冰雪女王而倾心,却无一不在美人冷漠如她的祖国冬季一般的拒绝下失望而返。他们聚在舞池的另一侧窃窃私语,讨论着安娜今夜的美艳妆容和冰冷脸庞。没有人能靠近她,他们永远只能捧着一颗贪婪却胆怯的心站在无数步之外小心翼翼的观望。

都是没有骨气的软蛋。

安娜索然无味的叹了口气,把手中并没有喝几口的红酒随手放到一边的桌子上,心想着如果有第十二位鼓起勇气邀舞的人,她就答应他的请求。

酒杯还未稳稳的放好就被另一只手再次执起,安娜感受到手指交叠的那个瞬间从对方的皮肤传来的灼热温度。她有些讶异的抬头,看向那个大胆的人。

那是一位有着一头束起来的银色长发的俊秀男子,正单手托着高脚杯抬起,不知是无心还是刻意,唇正对准她之前抿过的位置印下,喝去杯中剩余的残酒。

安娜盯着对方那双赤红色的眸子,在心里衡量着那和对方唇上残余的酒液哪个更加红艳。

“真是令人讨厌的味道。”

对方优雅的放下酒杯,品味了一会儿却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被刻意压低的沙哑嗓音听起来确实非常接近男音,但安娜依旧敏锐的察觉到面前这个身着名贵西装、俊美的过分的人是一个扮作男装的神秘女子。她被这个发现和对方的话逗笑,颇感兴趣的眯了眯眼,然后扬起甜美的笑容:“的确让人讨厌。既然红酒如此无趣,不如让我们来做一些有趣的事?”

来自极北之地的女王陛下冰雪消融的那个瞬间引起无数惊呼,他们嫉妒着女王面前那个银发男子到底何德何能能够让那张仿佛冰冻的脸庞为他绽放笑颜,并且主动提出邀请。但这位俊美的“男人”并没有被旁人的眼神所干扰,她带着无可挑剔的的微笑,仍旧压着低沉的嗓音,躬身行礼,像面前的美人伸出邀请的手:“尤利娅·贝什米特愿为您效劳。您是否愿意屈尊与我共舞一曲呢,我的女王陛下?”

“我的荣幸。安娜·布拉金斯卡娅。”安娜笑的愈发甜美,身体里兴奋的因子被那双如火焰一般的红眸点燃。贝什米特这个姓氏勾起她满满的兴趣,赫赫有名的杀手小姐的大驾光临驱散了这场庸俗的舞会的无趣。

两人牵手走进舞池。上一曲曲子刚刚结束,留下了一小段给舞池中的众人整顿的时间。尤利娅在舞池中央站定,转身看向她身边的安雅,勾起一抹挑衅的微笑,抬手邀请道:“跳一曲探戈如何?”

安娜为对方眼中的自信与骄傲而满意无比,她把手轻柔的搭道对方的肩上,摆出华尔兹的准备姿势,微微一笑:“您如此自信的确定下一曲就是探戈舞曲么,贝什米特先生?”她俏皮的向尤利娅眨了眨眼,“您知道的,我所选的裙子并不适合跳这样的大胆奔放的舞。”

“我自然有这样的自信的。”尤利娅另一只手并没有配合的搭上安娜的腰,她向后微微退了一步,如同变魔术一样把手掌向上一翻,掌中握着一把不知从哪里摸来的银质餐刀。她手握着刀刃把刀柄向外递给安娜,低笑道:“您看起来需要这个。请,舞曲即将开始了。”

安娜歪了歪头,妥协的接过那把看起来非常锋利的小刀。它并不沉重,对于一个养尊处优的贵族小姐而言用起来正好趁手。她优雅的蹲下身,把长长的裙摆干脆利落的从膝盖以下划断,再从大腿一侧用力划开。颀长白皙的腿在布料间若隐若现,出格的行为引起周围贵族小姐们的阵阵惊呼。

她施施然起身,贴近尤利娅的身体,把自己的一只手搭在对方抬起的手上,另一只手拿着小小的餐刀轻巧的让它滑进尤利娅的西装裤兜中,抬眸微笑:“多谢,但是探戈中应该配刀的是男士哦。”

尤利娅因对方拒绝了她的礼让微讶,但她还未来得及开口,小提琴婉转的曲调就适时的响起,打断了她的话。安娜的手再一次搭上她的肩膀,两人脸庞相靠,身体间仅隔了一步的距离。

Por Una Cabeza。

一步之遥。

尤利娅揽着安娜的腰,带领着她随着起伏回转的音律踩起旋转前进的舞步,经典的曲调并不急促,恰恰好的踩在每一个鼓点上,前进与后退的脚步之间始终隔着一步的距离,多一厘米便过于暧昧,少一毫米则生疏过分。互相试探却若即若离的步伐在大理石的地板上画出一道道交叉的线条。

安娜凝视着银发女子在粉饰下更加英挺的侧颜,笑的美丽至极。她随着慢悠悠的曲子和对方的带领下慢慢的迈着舞步,轻声开口:“您知道么,其实我现在是非常害怕的。”

“怕什么?”尤利娅看向怀中共舞的美人,如此不逊色于她的女子竟然会有人舍得让她成为自己的目标,这让她忍不住不爽于她的客户是如此不知怜香惜玉。对方身上飘散着淡淡的香水味,却不能掩盖住那股属于冰原的凉意,混合在一起让平常的脂粉味变得高贵清冷,萦绕在鼻尖让人舒适不已。

“我可不会跳探戈,先生。”安娜状似苦恼的皱了皱眉头,“如果跳错了怎么办呢?”她孩子气的歪了歪头,带着天真的笑容,踩着高跟鞋故意在应该后退的时候用力向前踩去。

“哦,当心点我的女王,如果就此崴了脚可就失态了。”尤利娅反应极快的向后收回了腿并顺势往后退一步,搂着对方继续往后走,巧妙的化解了安雅想要夺下这只舞的控制权的动作,她意味深长的继续说到,“跳探戈是不会犯错的,不像人生。”

“哦?”

“不必害怕,跳错了,或者是摔倒了,继续跳下去。”尤利娅握紧安娜的手,一个帅气的旋转后让怀中的美人踏着舞步转出去,然后再带着她回到她的怀抱。安娜察觉到对方另一只手中正对着她的小刀,巧妙的一拧身躲过,另一只手没有急着搭上对方的肩膀,而是绕道她背后握住尤利娅拿着小刀的那只手的手腕,灵巧的手指按住对方手上的经脉一个卸力,夺下那把小刀,然后在旋转中甩出去。

砰。

乐曲掩盖了小刀插上柱子时的闷响,安娜继续着舞步,巧笑倩兮的看着她的探戈舞老师:“您是指这样么。”

“自然。”

尤利娅颔首,接下对方的挑衅。身份暴露让她不再掩饰自己的声音,安娜在心里赞美了那略有些沙哑的低沉女声,继续于她共舞。

共同向前迈步,并脚,旋转。

交叉步伐,双肩相贴,靠近再退远。

脸庞紧靠的同时紧握的双手互相试探,安娜从对方的西装里摸出一把把小刀然后不着痕迹甩远,尤利娅也从身体的各个暗兜中掏出各种武器像安娜致命处攻击去。

乐曲逐渐激昂加快,两人旋转的步伐也越来越急促,他们之间始终有着一步的距离,如同这首舞曲。

一步之遥。

靠近了便是两人的万劫不复,却都不愿意提前离去,共同等待着舞曲的终焉。

“安娜小姐!”“抱歉!让一让!”

喧哗之中传来了这样的杂音,两人同时向那边看去,几个保镖样的人正想往舞动的人群中挤,目标明显就是正在与尤利娅共舞的安娜。尤利娅对着安娜挑了挑眉,而安娜微笑的点了点头,两人踏着舞步走进人群最密集的舞池另一端,不让那些不识时务的保镖打扰他们完美的一舞。

在小提琴最后舒缓下来的曲调中,尤利娅抱起安雅转了一个大圈,西装的衣角与被割裂的裙摆随着两人的动作扬起然后在音乐的逐渐低沉中降下。

“结束了,我的女王。”

尤利娅最后站定,她依旧比安娜多踩了一步,揽着安娜的腰的手上拿着那把最开始本想要递给安娜的小小餐刀。她自信的微笑着,掩饰住眼中略微的失落。

身边的人都慢慢的停下了舞步。

喧闹的舞厅就此沉寂下来,只剩下觥筹交错的玻璃杯碰撞声。

“……哦,是么?”

沉默半响,低着头的安娜带着笑意的反问响起,她虚搭在尤利娅肩上的手和她的头一起抬起。

尤利娅在看到那张笑的无比美丽的脸的同时,感受到了太阳穴被枪口抵住的触感。口径是她熟悉的大小,因为那把枪正是她用的最顺手的左轮。

“如果您今天穿的是裙子,我就没有这个机会了,尤利娅小姐。”

安娜学着那些男人一样小声吹了个调侃的口哨,暗示性的向下看了看,继续说:“藏在那种地方,真是让我颇废了一番功夫啊。”

“……哈。”尤利娅掩饰着内心的惊讶,平视着安娜清澈的紫眸。失落的心情荡然无存,也许,心中还冒出了些许不易察觉的暗喜。她放开抱着对方的手,接过安娜递给她的手枪。保镖紧赶慢赶的穿过停止舞蹈的人群向她们跑过来,尤利娅漫不经心的向那边看了看,然后绅士的向面前的小姐鞠了一躬,转身隐入人群之中。

“非常愉快的一舞,我的女王。”

“期待着下一次的相会,希望下次能穿着正式的探戈舞裙,我们都是。”

Por Una Cabeza。

两人交错的身躯间始终有着一步之遥。

但在每一次的远离后,却依旧还会再次靠近。

———————————————————END——————————————————


评论(1)
热度(53)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