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cp党争的那些事

*空间里那个cp拟人的设定w自己稍微写了写他们的故事

*冷红人设偏向于墨吉太太的设定,授权已要w

*cp性格有很多自己的私设,源于自己对这对cp和cp党的了解,梗源自在群里和亲友的讨论,算是大家的脑洞集合。

*因为自家厨雪兔所以雪兔出没频繁

*其实更多是亲友向,cp什么见仁见智,我也吃冷红不过更多想表达是大亲友关系。

*先写了比较熟的几对cp,其他cp下次再来。【不要说得好像有人看一样】

*顺便,有人吃我雪极安利么?

1.

红色有个苦恼颇久的事。

平时和他【打】玩【架】的很开心的那些cp意识体一到中饭时间就捧着饭碗移到长桌的另一边吃,整个长条餐桌就像是一个长磁铁一样,两端各坐了一堆人。

如果是其他和他没什么交集的cp也就算了,但是最奇怪的是,向来不算和睦的冷战和雪兔竟然面对面坐着吃。虽然旁边还坐了一个一样常年和自己不对头的、但和他们俩关系都不错的极东,但是他们俩居然能和睦相处还面对面吃粮?!

还会偶尔聊两句?!

红色察觉到不对了,作为对家cp的意识体,cp之争向来正常,他们每天打架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是这个架势,是准备联手对付自己?极东也在,这种可能性太大了。

他沉默了一瞬,然后放下饭碗向他们走去。

“冷战,怎么今天不和我一起了?你们几个,想干什么?”

“……”

三个人同时抬头看向红色,眼神微妙。

“……有什么计划不能明目张胆的说,嗯?”

冷战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移开眼神没有回复他。反倒是平时安静的雪兔默默瞥了红色一眼,然后筷子一转伸到没什么表情仿佛在神游的极东碗里夹了块什么,塞进了红色的嘴里。

“唔?!”突然被塞了口对家cp的粮红色有点不舒服,但本能一口咬了下去。

“咯嘣。”

那个瞬间他不算结实的牙遭到重创,坚硬的触感狠狠的磕到牙齿上,带起一串熟悉的疼痛和酸麻。

好大一块玻璃渣。

“我们拒绝和碗里都是糖和肉的人一起吃粮,红色你走。”

2.

红色吐掉口里的玻璃渣,捂着被磕到的牙回了座位。

他想了想有点不甘心。谁家没那点心塞的事啊,虽然平时打架,但作为“红色”这个人而言,其他的同类和自己的关系应该也没差到哪里去,这种行为算是孤立吗。

他面无表情的端着碗,看了眼自家孩子送来的粮,然后转身再次走向那三个人。

冷战突然被一只手捏住下巴抬起了脸,他正要动手扇开那只莫名其妙且不知好歹的手,一块肉突然被塞进嘴里。味道是红色家的,他抬眼正好看到红色那张表情冷淡的脸。

咯嘣一声,一块玻璃渣在口中伴随着肉丝被牙齿碎开。

“……红色你做什么。”

“谁家没口玻璃渣,区别只是外表是否有件糖衣罢了。”

3.

作为一个cp的意识体,自家孩子产的粮是他们的日常食物。

热cp譬如红色极东味音痴等等自然是每天吃到撑,冷cp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很多时候甚至靠着过去的旧粮勉强度日。

吃得多了,自然会有胖的压力。

对此冷战特别想笑眯眯的把对家那个每天吃糖吃肉的混蛋按进饭碗里。

就很生气,红色明明吃得那么好从来不胖,自己每天啃玻璃渣为什么硬生生比红色大了一圈?因为自家cp的那两位所以骨架大是他的错吗?

“冷战,几天不见你又圆了一圈啊!”这是来自那个嚣张的味音痴的嘲笑。

“冷战,我们俩一样高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宽这么多?”这是不慎拿错了外套的雪兔的疑惑。

“冷战,你挡到我了。”这是来自个子比他小很多的好友极东的嫌弃。

“……冷战、”

“红色,你如果继续说下去就出门练练吧。”

4.

冷cp的日子不是很好过。

雪兔的朋友意外的大多都是热cp,非常热的那种,无论是没有冲突的极东味音痴dover等等,还是处于对家的红色冷战。

都比他热很多,很多很多。

“别争了……有吃的就很不错了哦……”雪兔扯了扯正和红色冷嘲热讽的极东,“你们的粮都是热的,好羡慕……极东我们走吧,先回去吃吧别放凉了。”

“……好。”

每次听到这种话,极东总会迷之有一种不好形容的心酸感。

无论是雪兔还是雪兔家的孩子都意外的黏着极东,每次给雪兔送粮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给他的碗里添一些新菜色。

虽然大多都是玻璃渣。

雪兔的饭盒更可怕,常年都是一碗晶莹剔透带着霜花的玻璃渣,偏偏雪兔还能淡定的一口一口往嘴里塞,牙齿咬碎玻璃的清脆声响听得所有人都觉得牙疼,只有冷战能端着饭碗坐在他对面,此起彼伏的碎裂声在两人之间回荡。

久而久之,除了红色和极东,没几对cp愿意靠近他们俩吃粮的角落了。

“那个……今天的食物,劳驾可以是能割掉声带的玻璃渣?”

5.

极东其实不是很喜欢和雪兔站在一起。

他们的个子是由他们所代表的cp组合的体型来决定的,极东家的两位老爷爷……咳,都是亚洲血统,所以极东和其他cp站在一起,就是一个相当微妙的坡度。而雪兔家的两位,一个一米八二一个一米七八的两个欧洲人组成了雪兔这个一米八的高挑男人。

简直想照着他的小腿一武士刀砍过去,剁掉那双大长腿然后再一脚踹开。

偏偏,这个比他高一个头的青年总喜欢躬下身子死命的黏着他,继承了他家cp的那个攻的娃娃脸然后来,装可爱。

因为体型差距,那种撒娇肯本应付不来。所以也根本踹不开。

“……每天都可以看到一个傻大个端着零下三十多度的饭盒跟在矮个身后三步远的地方,看矮个和我互相冷嘲暗讽。”

“红色,先处理好你身后那个傻大个再说吧。”极东挂着没什么温度的微笑,指了指红色身后的冷战。

6.

芋兄弟和雪兔的关系很差,非常差,堪比红色与极东互相仇恨程度。

“自古天降拆竹马!天降系王道!”

“傻了吧好好学学达尔文!他是你亲哥!”

“德国骨科大法好!”

“妈的,我家两位在一起时你还没出生呢!”

“我家两位还有上千年的羁绊呢!谁说神罗不能算了!刻苦拼搏就是为了让爱人复活的爱你们有?!”

“别忘了,没有我家攻你家那位还活不过来呢!把黑鹫主仆算上你家要不要脸!”

平时安安静静的两个人,一遇上对方就像是吃了炸药桶一样吵得不可开交。

仿佛就是天生的冤家一般,他们共同点也很多,例如都非常讨厌对家的另一位,例如都是疯狂的普吹。

“啊啊啊啊啊啊他怎么这么帅!这么可爱!”

“我爱他一辈子!”

“身为雪兔太幸福!!!”

“滚!芋兄弟骨科大法好!”

“你……!”

然后,就又怼起来了。

7.

对此,还很年轻很有点虚弱的水管每次都端着干粮,一脸懵逼的坐在旁边:

他们在吵什么?我是谁我在哪?

“……喏。”

突然有一块还是温热的粮放进他的碗里。

“……?”

少年抬起头,看着没有继续吵架的两个人。

“呃……那个,我家孩子送给我的粮里也顺便混了点你家的粮,给。”

“……谢谢。”

明明是对家,小水管却不是很讨厌雪兔和芋兄弟呢。

8.

味音痴是所有cp里最热的那个。本家发的一手好糖,三次也在甜甜蜜蜜,粮多的吃不完,朋友也很多,仿佛上天眷顾。

但他的对家dover也不遑多让。虽然暂时的人气比他稍低少许,但是依旧非常碍眼!

“每天都在傻白甜,这厚实的双下巴倒也是很别致。”

“比每天都花里胡哨骚包至极的你帅多了!糖和肉可比玻璃渣美味。”

“玻璃渣?作为四大虐梗之一的你家和别人提玻璃渣?”

“百年战争这口玻璃块怎么没噎死你啊。”

“看看我家孩子写的,啧啧,兄弟反目有意思。”

“打架打了一百多年,我家孩子的嘲讽和描写也很有意思。”

……作为两人的朋友,红色有点不懂。

你们为什么这么了解对家的情况?

9.

坐在一边默默吃糖的北米表示一脸冷漠。

无论是味音痴还是dover都滚远点吧。

“不懂你们的兴趣,傲娇和变态最麻烦了,能走多远走多远吧,兄弟大法好。”

“……”

“小兔崽子。”

这种时候这俩倒是能一致对外了。

软绵绵很喜欢味音痴,味音痴就像是他的兄长一样,他们共同点很多,味音痴也时不时会护着软绵绵,感情极好。所以味音痴讨厌谁他也会跟着讨厌谁。穿着华丽衣服的枫糖少年平时都是安安静静的,却总是在味音痴和dover吵架时给味音痴帮腔。

略微稚嫩的声音用力扯着,在dover嘲讽着味音痴的品味的时候认真的嘲讽回去。

自由则是个沉默寡言的孩子,他除了偶尔在收到本家粮或者MMD粮时会开口,其他时间基本都是安静的围观dover和味音痴互怼。

或者说,根本就不在意。

“对家什么的,跟我无关。”

10.

最后回到红色和冷战。

说他们俩仿佛天生的敌人贴切至极,作为热cp而且是热门角色的热cp他的对家不少,但是和冷战怼的最开心。

见面就能吵,自家孩子更是撕逼撕的天翻地覆,但吵完架却可以勾肩搭背的一起去吃粮。

“要说的话,大概是注定的冤家死对头吧,作为‘红色’和‘冷战’。”

 

 


评论(11)
热度(65)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