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论贝什米特家的睡姿

*来自群里聊天出来的梗,梗源 @德濛_沉迷高马尾尼可设定  @made in Prussia 你们俩睡觉小心点啊【笑死

*有黑白普肢体接触,雷慎


    尼可拉斯睡觉不老实,这是跟他同睡过一张床的所有人一致的结论。

    睡着之前还没什么,正面朝上安安静静的躺着,发绳解下长发披散一晃眼会让人以为身边睡了个绝世美女。但是一旦入睡,尼可拉斯就开始折腾了。

    所谓静若处子的人必然动若疯兔,王耀家的古人诚不欺本大爷。当基尔伯特推开再一次黏上来的尼可拉斯时,他苦大仇深的这么想。

    闭着眼拼了命的往自己怀里钻,蹭来蹭去几次都差点亲到自己脸上。基尔伯特表示自己真的没有志愿和兄弟骨科。蹭进怀里之后尼可拉斯先是抱住基尔伯特的小臂,然后一点点往上爬最后索性直接抱住腰,而且用的力气几乎能勒死人,还要左翻右翻甚至抱着他一起翻。偶尔会安静一小会,待到基尔伯特终于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了,结果尼可拉斯突然抱着他的腰一个翻身,基尔伯特没留神差点翻到床下面去,好不容易酝酿的睡意一下子就吓清醒了。

    基尔伯特半个身子挂在床边,表示内心都是崩溃的。然后下一秒,尼可拉斯又往他怀里蹭了蹭,重心立刻往床外偏……

    “咚!”

    “Fick dich!尼可拉斯你要在地上滚也别拉上本大爷一起!”

    两人连着被子一起滚到了床下,基尔伯特被熟睡的尼可拉斯压在下面,忍着屁股撞击地板的剧痛怒骂出声。

    维克多到底是怎么忍下自家兄弟这个糟糕的睡姿和他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怪不得那家伙每天黑眼圈浓的仿佛修仙成功的样子。

    基尔伯特躺在地板上修复着自己备受折磨的肉体和精神,生无可恋的望着天花板上的斑点。他是有多想不开才在分房间的时候拒绝了那头蠢熊的邀约,拖着尼可拉斯来睡得。就算是被伊万折腾到半夜好歹自己有爽到,北极熊还会良心发现一下后半夜抱着他好好睡一觉,但尼可拉斯可不会注意到他睡梦中那些让人抓狂的动作。

    “唔……维克多……”

    很好,又开始了。

    基尔伯特几乎气的笑出来,自从两人在冷战时期住到俄/罗/斯去以后他们就再没同房睡过,他还是第一次发现尼可拉斯睡觉是会说梦话的。

    尼可拉斯明显是完全沉入梦乡,本能认为身边躺的是维克多,抱紧被自己压在下面的身躯无意识的磨蹭,口中喃喃着维克多的名字。

    “最喜欢……维卡什了……唔……”

    “噗!kesesese……”基尔伯特憋笑憋得快内伤了,虽然很早就知道自家兄弟是个没有救的维克多死忠脑残粉,但是一旦想到维克多那个感情封闭的死面瘫每天都要经受这种毫不掩饰的表白,他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kesesesese斯拉夫熊也有今天……

    “嗷呜。”

    下一秒,基尔伯特的笑僵在了脸上。

    因为尼可拉斯一口亲到了他的唇上然后低头去啃他的脖子,并且完全处于无意识状态。

    “……尼可拉斯,你他妈给本大爷好好睡觉是会死吗。”


    第二天清晨。

    “基尔伯特你昨天吵死了……你居然带着我滚下床了?丢不丢人?”

    “滚蛋,是你抱着本大爷滚下的床好么!最吵的是你啊混蛋!”

    “你半夜抱着我跟伊万表白你知不知道?凌晨四点。”

    “……哈?!!不是你抱着本大爷没完没了的把本大爷当维克多亲吗?”

    然后第二天早饭时布拉金斯基家两兄弟各收获了一个红着脸不说话的贝什米特 。

    谁知道前一夜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呢【笑。


评论(7)
热度(109)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