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知乎体】突然反攻一直强势的老公是什么感受?

噫了这个要反攻我家维卡的!!!

珏妄_今天依旧要颓废:

#和 @子钰gyoku_今天也在泡假酒 子钰的联动文,负责尼可拉斯视角

#一个尼可拉斯的光荣史

#我一定要做第一个【也许吧……】反攻维克多的尼可拉斯

#部分剧情改自和子钰的戏

#嘿嘿嘿,子钰我一定要反攻成功


突然反攻一直强势的老公是什么感受?


1503 条评论      分享        邀请回答      举报        …

326 条回答                                                   默认排序


知乎用户      尼可拉斯·贝什米特

2497人赞同了该回答


首先谢邀@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不过按照常理来说,应该是兄弟你反攻的次数看上去更多一点。还有反攻什么很累的,我懒。算了……还是说一下吧。

简略地介绍一下我和我的丈夫。两个都是男人,我的国籍……拒绝透露,丈夫是个俄/罗/斯人。他是个万年冰山脸(虽然我也差不多),工作狂,很强势,但经常口嫌体正直。至于怎么在俄/罗/斯结婚的,这个问题很复杂我也懒得解释,也不要追问我,问一句卸一个身体部位。

我真的很爱他,甚至坐着发呆看他几个小时都没问题。

我们很小就开始互相接触了,那时候打架是很平常的事,而且他有被我打哭过。长大的过程中矛盾不断,但也有不少默契的合作。我想我是在这个的过程中爱上他的。我们在结婚前还同居过一次,但是那只是作为上下级的关系而已。回家之后发生了一系列对我来说是毁灭性的事情,我失去了身份,也就是说,我失去了一切。我和我唯一的一个弟弟关系本就不怎么好,事情发生之后两个人就彻底的决裂了。我并不喜欢争斗,讨厌麻烦,可是不出手的话必死无疑,因为我弟弟他并不会留情。每次与弟弟打架时总是会受比较严重的伤。我很生气,但是没有身份的我根本无法彻底反抗,对生活开始感到迷茫与沮丧,由此拥有了自杀倾向。我离家出走跑到莫斯科去找他,虽然他每次都是一副不乐意的表情,但依旧是放下了他看的无比重要的工作来陪我、处理我的伤口。再后来他嫌我一次次跑过来麻烦,就让我住在莫斯科,然后就顺理成章的结了婚,领养了两个孩子。

折腾和争斗是不一样的,我不喜欢争斗,但是我喜欢折腾,尤其是折腾他。总是会不自觉的就想黏在他身边,撩拨他,引起他的注意,之后自然而然的就会发生性关系。他的耐心也真够好的,不管我怎么折腾都能忍下来,然后把我安顿好。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几年,每天都和老夫老妻一样平静。

前段日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怀念以前把他压在地上的日子了,盘算了一下自己和他的武力值觉得还是有机会再次做到从前之举的。啊总之就是好想上了他。

他可是一个强势的人,当然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如果依旧是像以前一样忍耐着我这次的折腾,那就不是他了。但是反抗他的镇压,随后将他牢牢地控制住,这才有征服的感觉。

第一次是我开的头(其实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一下子就把心声说出来了),他听到如此言语,脸就一下子垮下来,然后开始嘲讽反击我。以往的这时候我总会默默地低着头不反驳,但是今天心中突然感到了一丝不甘心,蛊惑着自己出手了。我整个人欺压上去,将他禁锢在墙与手臂的空隙间,随后伸手勾起了他的下巴。

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震惊。

反攻的好机会。

他的能力自然不差,很快就回过神和我抢夺控制权,却还是因为慢了半拍而被我压在了地板上。他怒视着我,丝毫不怜悯的冲我打了一拳。我正跨坐在他的身上,闪过这一拳后,身子毕竟不如从前,也有些乏了,不想再动手,便遵从本能开始撒娇,趴伏在他的胸口,凑到耳边轻吹一口气,说了一些较为软弱可怜的话。

他有些无奈,面色明显的缓和了下来,任由我亲了上去。原本想继续反攻下去的,可一想到他可能会气得把我扔回弟弟那里,那就不好了,还是收手吧。反攻这件事也是要循序渐进的。

于是我推开了他,快速地站起身溜回房间,嘴角实在是忍不住微微勾起,抛下一句话:“被我吃的死死的啊,总有一天你会在我身下的。”然后“砰”地一下把门甩上。

Wirklich Spaß,他也有这么软的时候啊。

我消停了一整子,一方面是不想让他生气然后把我丢出去,一方面是在为下一次的活动做准备。我想把自己的真本事拉出来给他尝尝,奠定一下上下位易主的基调。况且他最近几天一直忙于公务,都没有回来住,我还没有急迫到赶到他的工作处动手。

他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和孩子们刚好吃完晚饭。他很疲惫,但是执意要帮我分一点家务。我把两个孩子打发到客厅去玩,然后回房将重要的道具——手铐拿了出来。由于原来工作的特殊性,我对每一样拘束用具和刑具的用法都很清楚,区区一个手铐,只是这场游戏的开端而已。

他正背对着我收拾桌面,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些什么不对劲,可能也是因为他对我比较信任吧?我从身后环住了他的脖颈,待他转过身,迅速地掏出手铐将他的双手束缚住。

随后依旧是与第一次一样,我们扭打了起来。相比上次,被拷住双手的他更为的吃力,毫无悬念地被我再一次摁在了地上。

“乖,去把房间里那个黑色的工具箱带出来。”我对一旁躲在门后偷窥的孩子吩咐道。那个箱子可是我这一段时间准备好的成果,绝对是精心设计的。我还要和孩子当场示范如何做一个攻,让他们今后能不作为下面的那个。

他面露怒色,似乎很想把我殴打一顿。但是我不管了,我真的太爱他了,我也想要在他身上刻下自己的印记。我吻了上去,不顾一切的,疯狂地舔舐着他的唇,吮吸啃咬着他的锁骨和脖颈。

原本以为这次真的能一气呵成,但是很不幸,我开始颓废了。

或许你们很难理解在这种兴奋的条件下为什么依旧会颓废消极,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合理的解释,应该是原来那次身心崩溃的后遗症吧。

有点不甘心,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攻成功。

啊,成就感还是有的,而且不止一点点,毕竟两次他都中招了。

维克多,我真的很爱你,偶尔也让让我。


编辑于 2017年4月12日     216 条评论     感谢      分享

收藏·没有帮助·举报·作者保留权利


热门评论:

维克多·布拉金斯基:我是不是太宠你了……好,好,我知道,收起你的表白,尼可。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哈?什么?尼可你看起来比本大爷要成功的多啊!你家维卡什怎么这么容易搞定!伊万真的是……讨厌啊!

柯尼斯·布拉金斯基:妈妈…加里宁他已经开始学以致用了qwq,救命……

弗拉维奥·瓦尔加斯:哟!尼可,想不到嘛!看来我得学学你了。@安德烈·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安德烈·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想得美。




评论
热度(63)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