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随手的关于信息素的段子

*单纯纯洁的小基尔真可爱^q^

*恶友组出没

#雪兔组##ABO##恶友组##大概是条顿状态的小基尔##家教严所以一切知识都停留在理论##是个笨蛋#

弗朗西斯今天有点奇怪。

夜幕初降,他闲来无事拉着两个恶友去喝酒。但是还在走向酒吧的路上,他灵敏的鼻子就闻到了极为浓郁的酒精味。

不是红酒的香醇,也不是啤酒独特的气味,更没有王耀家那种白酒的韵味,纯粹的酒精味仿佛极北之地那个冰雪之国的苍茫风雪。弗朗西斯立刻意识到这是什么酒的气味。

Водка。伏特加的气味。

这种酒本身是没有气味的,但是口感刺激浓度极高,在人的身体中发酵反应后从毛孔中渗出纯净的酒精气息,浓郁的让人闻着就仿佛陷入微醺。

是很极品的伏特加。但这并不是重点。

为什么基尔伯特身上会有这么浓的伏特加味?他不是只喝啤酒么?

弗朗西斯看基尔伯特的眼神微妙起来。基尔伯特敏感的神经明显察觉到弗朗西斯直白的眼神,他疑惑的回头看过来,和弗朗西斯眼神相撞的时候莫名的抖了抖。

“……弗朗你看本大爷干啥?眼神好恶心……”

“哎哎哎?弗朗吉你是不是这么久以后突然意识到爱上我们小基尔了哈哈哈哈。”

“如果让哥哥选择,哥哥一定会更爱你的,东尼儿。”弗朗西斯笑骂一句,然后眼神再次落到基尔伯特身上。他眯了眯那双迷人的紫眸,眼中多了一抹兴味的光,“哥哥觉得小基尔你背着哥哥和东尼儿破了处子身这种事更……应该惩罚哦——快说是谁是谁???”

“哈?什、什么谁啊!弗朗吉你开什么玩笑啊kesese……”

“哎小基尔谈恋爱了!竟然不告诉我们!太不是兄弟了!”

“本大爷说了谁都没有啊!”

“让哥哥猜一下,”弗朗西斯勾出一抹狡黠的笑,“……那个斯拉夫熊,哥哥没说错吧,小基尔。啧啧,瞒的够深啊。”

“你……”基尔伯特一愣,然后大叫了起来,“混蛋你怎么知道到的!Fick,本大爷要去找那个混蛋麻烦,他答应了本大爷不说出去的!”

“哎小基尔你回来……”弗朗西斯无奈的摇了摇头,为自家恶友这不省心的性格叹了口气,“这么明显的事谁都猜得到吧。”

“唔……说起来小基尔,亲分闻到了好大一股伏特加味啊……”

安东尼奥一句话点破了真相,然后他和弗朗西斯对视一眼,同时点了个头,好奇和八卦的眼神再次落到基尔伯特身上。

“啊……?有么……”基尔伯特左右闻了闻,然后一脸懵逼的回盯回去。弗朗西斯直接把基尔伯特拉过来,扒开他的衣领看他的脖子。果不其然,一个颜色青紫的牙印留在信息素腺上,暧昧至极。

“……小基尔你真是太呆了,被标记了都不知道。”

“……纯洁过头了吧,基尔。你现在是已经习惯了这一身伊万的信息素的味道的样子啊。”

“啊,小基尔嫁出去了。”

“你们……给本大爷滚啊!!!”

终于意识到了他们在说什么的基尔伯特立刻脸变得通红,然后扭头就跑。

啊啊啊混蛋北极熊!!!这一身气味本大爷还怎么出门啊!!!


评论
热度(45)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