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知乎体】突然被一直颓废的接受的老婆反攻是什么感受?

*和 @珏妄_今天依旧要颓废 珏妄桑的联动文,我负责维克多视角

*这是一个维克多的血泪史

*啧,我绝对是布拉金家第一个被尼可拉斯反攻了的异色露

*部分剧情改自和珏妄桑的戏

*我求你了珏妄桑不要再反攻了我把肾挖给你都行我本性很怂的万一真的被反攻成功了……!!!【跪


突然被一直颓废的接受的老婆反攻是什么感受?


1452 条评论      分享        邀请回答      举报        …

352 条回答                                                   默认排序


知乎用户      维克多·布拉金斯基

2667人赞同了该回答


啧。

先惯例谢邀@伊万·布拉金斯基,虽然看到这种操蛋问题我完全不想感谢你,我的兄弟。还有,你不觉得比起至少目前还保持着家主地位的我而言,被基尔伯特成功反攻的你更适合回答这个问题吗?呵。

先简单说一下我和我老婆的情况。我们两性别都为男,我是俄/罗/斯人而他是普/鲁/士人,请不要质疑他的国籍,关于这一点有特殊原因但是我并没有透露给你们的义务。他是个性格非常颓废而且没什么动力的人,自杀倾向严重,基本上就是没了我活不了的那种。

他和我算是从小认识到大,过去纠纠缠缠过到现在,婚前还一起同居过一段时间(非那种意味的同居)。不过他回去不久后,又因为一些事和家里、也就是他弟弟的关系彻底破碎,或者说他被剥夺了身份。他们兄弟俩关系非常差劲,经常大打出手。他的弟弟的打架招式完全是他带出来的,和他不相上下,而且我们的身份稍微有些特殊,所以每次都闹得很严重,他经常会因此受一身伤(当然我相信他那个弟弟也没好到哪里去)。然后他就会离家出走跑到莫斯科来找我,每次都要我从繁忙的工作中抽时间去安抚他那糟糕颓废的情绪和处理他那一身伤。后来我觉得麻烦就直接让他从他家搬出来住到我这边了,顺便结了个婚,还有了孩子,是领养的两个男孩。

请不要问我们是如何在俄/罗/斯结婚的,这涉及我们的身份问题,你们没有必要知道。

成为了夫妻所以性生活什么的很正常,我对这些不是很热衷但他似乎很感兴趣,介于他的性格和我的身份他倒是一直作为承受的那一方,每次主动来撩拨我后都很自然的让我上了,看起来他也没什么意见每次都爽的很干脆的样子,这样相安无事的生活也就保持了这么多年。

哦,也没那么相安无事,毕竟我老婆这个人真的挺折腾的,不过他是我老婆,无所谓。

但是前段时间他折腾出来的事我稍微有点不能忍了。

是的,就像这个操蛋的问题一样,他突然坚持着要上了我。

天知道他脑子里每天在想些什么。

他还的确有这个武力值和我抗衡,他不是什么普通上班族,性格颓废消极但他的身手的确不容小觑,虽然不想承认但我小的时候的确有被他打哭过……咳,这不是重点。然后我的性格也不算好,事实上我们这群人都是脾气糟糕的混蛋,我某种意义上的确是很霸道强横的一个人,这是天性使然。他突然这种行为让我挺不爽的,然后反攻与镇压的混乱战役在我们俩之间拉开帷幕。

第一次非常突然,怎么开始的我完全没有印象了(也许是他突然抽风,这种事经常发生很正常),我听到他说要上了我的时候心里是嗤笑不屑的,但地位被挑战了的不爽让我讽刺了回去。然后他就突然压了上来,把我按在了墙上,手还要来勾我的下巴。

当时我的内心,用我一个熟人他们国家的表情包来形容就是:【微笑(面瘫)中透露着想说mmp.jpg】

然后我们俩打了起来。

我根本没有想到过他有一天会突然想要做出…反攻这种事,这是我太过自负的过失,所以我毫无准备的被他压制在了地板上,我从下往上瞪着他,拳头狠狠的向他打过去。他很快的闪过,态度突然软了下来,以坐在我身上的姿势趴了下来伏到我胸口,就像平时他温顺承受的样子,在我耳边开始,装可怜。

“维克多,你忍心么?”

“为什么要推开我?不要我了么?”

那个语气,啧,我想奥斯卡奖项从创始之初就一直忘记了把他的奖杯发到我们家。

他软下来我也不好继续态度强硬,任由他亲了上来,本以为接下来会是温馨的夫妻生活,结果他脸色一变,推开我快速溜进房间锁了门。

我他妈至今还记得他那张常年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狡黠的笑消失在门后的样子。

“被我吃的死死的啊,总有一天你会在我身下的。”

……

 Чёртпобери,下次我再心软我活该被他上。

接下来几天,我为了处理完了那一阶段的工作一直都住在了工作处。待到终于结束了工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那天晚上,正好是晚餐结束了一小会,我们两个孩子还在玩闹,我在收拾桌子而他去洗碗。

突然他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我没有注意,手上还端着用过的盘子就转过身看他,疑惑还没问出口……

“咔嚓。”

我的手腕上突然多了一个手铐,看起来还是特质的警用手铐,根本挣脱不开。他取过我手中的盘子放在桌上,然后拉着手铐中的铁链尝试把我拉过去。

我当时是懵逼的,随即怒火立刻窜上大脑。

他居然还没有放弃?孩子还看着呢他想干什么???

然后我们扭打起来,我的手被铐住不方便挣扎,不慎被他摁到地上。然后他对旁边的孩子说了句:“乖,去把房间里那个黑色的工具箱带出来。”

他疯了吗?什么箱子?还让孩子去拿?我的大脑当时一片混乱,不妙与愤怒同时涌上心头,看到他那张精致冷淡的脸简直想要一水管敲上去,让那颗银色的脑袋瓜清醒一点。但是他明显是豁出去了的,直接在孩子们面前就吻上了我。

请不要求我的内心阴影面积,我想那是1709.82平方千米。

唯一庆幸的是,还没有等正题开始,他突然就颓废下去了,然后那次的事就此作罢。否则以那种糟糕劣势的情况,我真的无法保证我会不会因此成为第一个惨遭反攻的*****。

耶稣,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感谢过他那突然消极的性格。

但是看起来未来的生活依旧不会平静,但是然后尼可拉斯,你死心吧,如果让你反攻了我不如直接在红场上再解一次体。


编辑于 2017年4月10日     234 条评论     感谢      分享

收藏·没有帮助·举报·作者保留权利


热门评论:

尼可拉斯·贝什米特:最近每天想着怎么上你……现在你知道了,维卡什。

伊万·布拉金斯基:基尔和万尼亚的生活一直都很和谐哦^L^基尔也不是乖巧接受的类型,所以这种事无所谓。但是尼可拉斯……噗呼呼,维卡什真是丢布拉金家的脸呢~

加里宁·布拉金斯基:妈妈加油……爸爸也加油……柯尼斯和我说我们还是围观就好……

本田葵:维克多君真是太自傲了,师傅也是个男人。师傅加油,小生也会努力继承师业的。@王黯

王黯:……小兔崽子,回来和爷好好聊聊。


PS:被屏蔽掉的那个词是“国家意识体”,介于这种公众平台上某些资料和真身还是要保密所以自主和谐。


评论(25)
热度(71)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