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段子##雪兔组##异色##吃醋普#

        尼可拉斯有点生气,因为维克多一言不合就挂掉了他的电话。

         其实这件事放到日常是没什么的,他的维卡作为一位日理万机的国家、俄/罗/斯来说,需要处理的突发性事件总是会突然打断他们两的电话联络,还有会议中途时他的电话也会被维克多不接就挂掉,他也习惯了维克多因工作挂他电话。

         但是,这次维克多挂电话挂的太突然了。尼可拉斯刚和维克多说完正事,准备开口挑逗一下自家性冷感的明恋对象。维卡的反应总是那么可爱,尼可拉斯甚至策划好了一出电话性爱,虽然不指望维克多真的能配合,但突然电话突然被挂断这也太让人败兴了吧。

         况且换做平时,维卡挂他电话前虽然也不解释去干什么,但至少还会和他说一声再见。这一次,他就像是被打断了和谁谁滚床单一样,什么话都不说,电话就被突然挂断,在听筒里留下冰冷枯燥的电子音。

         不,这个妄想是不可能的……尼可拉斯面无表情的敲打着自己的博客文章,手上力度大的连键盘都在哀嚎。怎么不可能?就算维克多是个性冷感,但自己不还是成功撩动了他么,如果换个比自己更不要脸的说不定某个自制力不坚定的伪·面瘫就被勾走了。奥利弗那家伙就是,虽然他的目标从来都没有落到维克多身上过,但连弗朗索瓦和艾伦都能围着他打转这个疯子绅士的吸引力不比他差;王黯虽然每天都在和本田葵相爱相杀但是他曾经也和维克多结盟,天知道他们私下里有什么交易;还有那个艾伦,冷战时期和维克多打的不可开交,结果苏解的时候竟然偷偷来了俄/罗/斯和他们一起看着苏/联红旗降下,和维克多的关系也是很奇怪;自家混蛋弟弟和弟媳也不是什么好鸟……

        咔嚓。空格键被尼可拉斯用力的按了进去,没能再弹回原处。

        接下来的三天,尼可拉斯带着行李去了尼古拉家,并且把电话关机拔了电池,完全断绝了来自维克多的一切消息与联系。

—————————————————————————————————

一个后续的解释:

维克多:老婆我错了。国际会议的会场在弗朗索瓦家,他家人闹罢工结果电话信号突然被停了。

尼可拉斯:……【表情有点微妙,似乎要抹掉脑子里的那些不妙联想】……哦,知道了。

维克多:你吃醋了。【盯着看】

尼可拉斯:……没有。【冷漠】

维克多:你在我挂电话的时候想着我是因为出轨所以挂了你的电话。

尼可拉斯:……说了没有!

维克多:我会信吗,你的掩饰太拙劣了。

尼可拉斯:那又怎样,你想说什么?嘲笑我对你痴心妄想的爱?

维克多:【叹了口气,抱住他】嗯,没什么。

————————END——————————————

这是前段时间不小心因为断网弧了德濛桑的戏而码的赔罪段子……想了想还是扔上来吧……其实觉得吃醋的尼可真的好可爱啊。

不过ooc慎,我已经放弃去塑造一个帅气冷酷的维卡了_(:зゝ∠)_【恋爱脑是无药可救的

评论(4)
热度(54)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