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皮肤饥渴

       现在,你坐在安静的教室里。除了你和你身侧那个低头看着手中化学书的黑发青年外,这里空无一人。

        你百无聊赖的抬头看着电子白板,投影上去的幻灯片花里胡哨的记载着一些什么,一张一张飞速的变换,明明应该是没有人在控制它的。耳边的声音偶尔会响起,然后很快消失。

        这不是维克多、你的同桌的声音。

        你稍微分了一下神,刚想听清那声音的来源,声音却不再响起。于是你开始怀疑,脑内重复着那个时隐时现的声音的语调和内容。那个声音不会是维克多的声音吧?

        你扭头去看同桌那张永远都没有表情的侧脸,他抬起了头向前看去,盯着空白的投影屏,赤色的眸子中反射出他看到的东西,细细密密的小字和图片在他眸中滑过,因为虹膜的颜色都被镀上了一层深深浅浅的红。他颜色浅淡的薄唇紧紧的贴合在一起,没有一丝弧度,仿佛不会分开。你也知道他的确不会分开,无论你上课时怎么找起话题想和对方小声分享一下不认真听讲的快感时,那看起来手感柔润的唇瓣从未分开过。

        现在你可以确定那声音不是从那张嘴中溢出的了,不过你已经不再在意这个,因为你的同桌那张侧脸和他所裸露每一块皮肤都已经吸引了你的全部视线。他掩在扣合得仔仔细细的黑色立领内、只露了一点边缘的白皙脖颈皮肤,还有往上延伸的那片耳后与发根往下的皮肤,摸上去大概是干爽而细腻的触感,还会有些许的颤抖。毕竟要害被你这样图谋不轨的人接触到,本能会产生警惕感。

        当然,就算你触碰到了那一块,你心中的图谋不轨与他所想象的一定出入颇多。

        他有些过于苍白的侧脸没有任何瑕疵破坏整体感,你还记得它与你的唇相触时的感觉,不算柔软,但总觉得滑腻的让你忍不住舔上去,沾湿颧骨往下的皮肤,留下更为暧昧滑腻的水光。他眼下的一圈凹陷颜色有些乌黑,看起来为他那张俊朗的脸添了几分忧郁气质,完全无损那片皮肤对你的吸引力。那是他长期熬夜所致,熬夜的理由至少有一半与你沾边,像是……哦,不,你不能继续想下去了,也停下你准备抬起的手,你还坐在教室里,你想被别人看见吗?

        哦对了,你坐在一个除了你和他以外空无一人的教室里。

        但你也知道他是不会允许你在现在用你的任何一个部分去触摸他的脸庞的,这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你只能忍耐着在脑内叫嚣着的欲望。你用另一只手按住准备抬起的手,抚摸着指节之间凹陷的皮肤,十指交错的互相摩擦。这没什么感觉,只能让你勉强拘束住叫嚣的野兽罢了。

        你的视线下滑,顺着被制服外套遮掩的利落腰线看下去。啊,衣服被他拉的整整齐齐,合身的制服不会有过短而露出腰部的可能性,而他的良好习惯让他绝对不会像某个懒散的邋遢男那样裤链半解衬衫凌乱的上撩的。你首次那么喜欢你恶友那个被你嫌弃已久的陋习,也是第一次厌恶你曾经一直欣赏的、你的同桌的整洁。再往下看,长裤尾端搭在深褐色皮靴干净的表面上,完美的挡住了你的每一寸贪婪的目光。

        最后你的视线气馁的往上,落到他放在桌上的双手。他右手中握着笔身透明的普通款式的黑色水性笔,在课本上记录下一串串符号公式与弯弯绕绕的俄文字母。

        「HCl+H2O=Cl- +H3O+」

        简单至极,但是反应激烈的沸腾着,液体融合时在烧杯中翻滚着,险些跳溅出来。就如同你与他相触时的那份快感,在你的身体里爆炸开,情感与液体几欲喷发而出。

        去触碰吧。

        与那干爽滑腻的皮肤接触的时候,砰砰乱跳的仿佛是得了病的心脏与身体上叫嚣着爆炸的细胞就可以得到救赎。

        触碰、摩擦、爱抚。

        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东西了。

        你渴望着与他身体的每一块皮肤接触,就像久旱的人渴望着水,如果再不接触的话皮肤就要干渴的龟裂掉吧。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都在躁动着,混淆你大脑中的理智。

        反正也没有任何人,任何过分的触碰与肮脏的想法都不会被人看到的。

        不行。

        为什么不行?

        脑内会议喧闹着,喋喋不休的声音从左耳窜入大脑,打了个转后又从右耳窜出,反反复复。你保持着坐直的动作,面朝前方没有任何表情,眼神却怎么也移不开,仿佛被强行黏在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上。浅白色带着伤疤的手背与柔软干爽的手心,每一块皮肤都在召唤着你。

         空闲的左手放在课本上,手指交换叩打着课本纸页,右手也停下了书写的动作,笔杆在指尖旋转着,纯黑的手握处橡皮衬的指腹皮肤更加白皙。透明的笔管内消耗了半截的笔芯是混沌的黑色,如同你在你心中窜来窜去的那些不洁的念头,暴露无遗。你有点觉得不妙了,转开视线,却不慎对上那双红眸。

        他是什么时候转过来看你的?你不知道,刚想要移开视线去看站在讲台上的人时,没有握笔的右手被一个温热的手掌所包裹,拉着放到桌下。

        那个瞬间,你的全部感官仿佛被激活,讲台上老师正絮絮叨叨的重复着各种化学反应式,四周响着同学笔尖与纸张碰撞时发出的“沙沙”声,后桌两个女孩正小声谈论着什么,窗外风吹动阳光与树叶的轻响,以及与你身边人双手交握时皮肤磨蹭的微小声音,全部灌入你的耳朵。

        指节相错的握紧,交叠的骨头被压得有点疼痛,但你还是更用力的握紧他的手。皮肤接触的感觉就像是把浓盐酸一点点注入水中,黏腻的稀释开来,翻滚着放出爆炸般的热量,快感顺着神经窜入脊椎,然后再冲上大脑。手掌上的感受器带着整根神经细胞都欢呼起来,温热干爽的掌心与你的掌心紧密的没有一丝缝隙的贴合在一起,传递着他手中的温度。你的拇指磨蹭着他手上的薄茧,略微粗糙的感觉更刺激出快感,麻痹着你的大脑与全身。

        讲台上的老师还在讲解着原电池的正负极方程,你觉得你现在就像是被插在电解质中的正极一般,电子顺着他的手窜到你的身上,在你的皮肤表面反应着,满足你愈发贪婪的欲望。他的手指在你的指节上滑动,微微有点发痒但是舒服的让你几乎闷哼出声。额头与后背冒出了汗珠,你觉得你现在身体已经开始发烫了,而热源便是那只手。你握着笔的左手紧紧的捏住,力大的几乎折断那正发出吱呀哀鸣的塑料笔管,来抑制住你更加疯狂的念头。

        还不够。

        想要更多。

        想继续接触他,抚摸过他的每一寸,无所谓别人的眼光。

        “尼可拉斯,好好听讲,我没有耐心回家再给你讲一遍。”

        低沉的声音瞬间唤回你的神智,你抬眼再次撞上那双盯着你的红眸,其中闪过一些你还未来得及读懂的东西。很快他转回去看向教室最前方的白板与讲台上的年老教师,但是那只空闲的左手依旧放在桌下,与你的右手十指相扣。

        于是你也转开脸,不再盯着你的同桌,把注意力放到老师所讲的课程上。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稍微有了一点变化,嘴角微微的勾了勾然后又回归平常。

        回家时间当然不要被化学题这种毫无情调的东西占据,能抚遍你的同桌全身每一处皮肤,也算是对你现在熊熊燃烧的欲望的一个最完美的补偿。

        你更加用力的握紧了对方的手。

————————————END————————————————

是的,这么好用来写肉的梗被我用来写了这种日常小故事233333

皮肤饥渴症什么的不能更美好www不过尼可患上的是“维克多皮肤饥渴症”才对吧【滑稽】顺便两个一个左撇子一个右撇子上课时拉拉小手什么的不能更方便!

我也想要上课能和我拉小手的JK啊……

评论(16)
热度(26)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