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一件露背毛衣引发的跳楼惨案

给小雨比大大——的哈特!!!超级棒啊qwq互怼的布拉金斯基兄弟2333333333结局甜炸www

千离leaves:

@子钰gyoku 子钰的露背毛衣点文_(:зゝ∠)_
这是一个假的露背毛衣和假跳楼……我可能也是假的……
这颗有毒的糖请收好_(:зゝ∠)_车什么的臣妾开不动啊qwq


       听闻伊万要跳楼的消息时,维克多刚刚整理完了一天的文件难得地打算准时下班去陪一陪自家最近很闲的媳妇。

       而对于伊万自己报警并扬言要在市政大楼跳楼的行为维克多表示嗤之以鼻,他完全不相信伊万会舍得在好不容易抱得那只白毛的小鸟大爷归才腻歪这么几天就跳楼。身为伊万兄长的他不仅不担心,甚至内心毫无波动想带着笑去陪自家媳妇吃晚餐。

       然而维克多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上司,那个和市政大楼中最高执政者如出一辙的老狐狸,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吗?

     “我知道你和伊万虽然是亲兄弟,但关系并不怎么亲密。但好歹他是你的在这是世上唯一的亲人吧?你怎么能不顾他的死活呢?去劝劝他吧,他还年轻,不能这么早就想不开啊。”王耀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劝说着,其神态之悲切,感情之真挚简直催人泪下,不知道的看这样子还以为他是维克多和伊万他妈——不,是爹,起码年龄是到了的,虽然看脸是看不出来,但亚洲人的年龄本身就是个迷。

       见维克多对他这样声情并茂的表演完全没有半点的触动,甚至隐隐显出了一副关爱智障的表情,王耀终于忍不住发大招了:“好了小兔崽子少给我摆那种表情,王黯刚刚打电话说了,如果再没人处理此事,引起群众骚动的话,就直接断了我们的财务。”维克多眉头一皱,正打算拒绝,上司的凉嗖嗖的话就那么飘进了他的耳朵,让他硬生生地咽下原本想要拒绝的话语:“你要敢让伊万和基尔伯特天人永别,我就敢让你和尼可拉斯牛郎织女遥遥相望。”

       妈的,这只老狐狸!

       维克多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脸难得出现了一丝裂痕,他难得暴躁地踹开了上司办公室的门离开,然后开着警车一路上无视了各种交通规则风驰电掣赶到了跳楼现场。下面已架好了缓冲垫,已经有不少人在下面指指点点地围观讨论着。

       啧,真是麻烦。维克多看着楼顶那道白色的身影,因为楼层太高的缘故在下面看的话挺像女鬼,尤其是那条随风随风飘扬的围巾,更无端多添了几分妖气。

     “晚安维卡什,今晚的风真大。”见到维克多出现在天台,伊万毫不意外地回头朝他微笑着道了声晚安。

     “我觉得不够大,怎么没把你吹下去。”很显然维克多此时并没有与兄弟寒暄借此增进感情的意思,他现在很想杀人,字面意思上的那种,“你到底想干什么?如果是想跳楼就给老子速战速决,我还急着回家。”

     “……”伊万没有回答,只是继续背靠着围栏以45°的文艺角度抬头仰望星空,如果忽略他脚下踩着的地方是围栏外一方小小的天台,那么这个画面还真可以说得上是赏心悦目。良久,伊万再次回头,对着已然不耐烦的维克多笑了笑:“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见维克多不回答,伊万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如果从出生开始算的话,如今已经有25年了,更何况我还是你的亲生弟弟。这么多年的感情,你就不打算劝劝我吗?”

     “楼下缓冲垫已经架好了,跳下去不会死顶多全身粉碎性骨折躺个一年半载的。”维克多冷静地回答道,完全不顾及多年的兄弟感情。哦,他们之间没有感情,只有想坑死对方的欲望。“正好还可以休息一下,提前退休,我还有事没时间陪你闹。”

     “是陪尼可拉斯吃晚饭吧?”伊万的笑容突地阴冷起来,“这么多年来你有好好陪我吃过饭吗?身为你的弟弟,我从来都没有感受过来自兄长的照顾,你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称职的兄长吗?”

     “……不要把基尔伯特出差没法陪你吃饭的怨气发作在我身上。”知弟莫如维克多,一眼就看出了欲求不满的某人那龌龊的念头,“你根本就是自己不爽还要拖着我吧?”

       伊万很淡定地点了点头,语气里是满满的怨念“嗯,如果不是你家那个智障不愿意出差基尔就不会跑那么远了。”

     “明明是你自己缠着基尔伯特非要他穿那个露背毛衣吓得他和那个智障换班的……不对你说谁是智障呢虽然他真的是但你这个小兔崽子说话给我注意一点,那是你嫂子!”在原则性问题上,维克多永远都理的清重点:就算人家说的是事实而且你也是经常这么婊尼可拉斯,但别人说他时,一定要立即反击。

     “切。”闻言伊万很不雅的到了一个白眼,又状似苦恼地叹了口气,语气越发的委屈起来,“哎,如果基尔也能像尼可拉斯那样就好了……不就是露背毛衣吗穿给我看看怎么了……”

     “……要是基尔伯特也是尼可拉斯那德行你也不一定喜欢上他啊。”想到基尔伯特那个典型的自我主义脸皮薄又低情商毒舌的弟媳维克多就想感叹伊万的眼光问题,他是多抖m才会喜欢上刑事组那朵凶残的霸王花啊!一天到晚被人家骂还笑的开心得不得了,在此之前他可从未想过自己的弟弟会有朝一日变成现在痴汉又傻逼的样子,哦,是一直都傻,不然怎么会看上基尔伯特。

       不过他也没资格说自己的弟弟,毕竟爱上一个智障的家伙估计也好不到哪去,这可能是维克多·布拉金斯基一生中最大的错误,或许也是最大的幸运。

       想到尼可拉斯,维克多越发的烦躁起来,天知道他现在简直是归心似箭,然而他的弟弟完全不如他愿,虽然点了点头以示赞同,但那脸上揶揄的笑容简直是欠揍的可怕,完全是摆明了今天不到半夜就不放他走的架势,他的脚不禁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操你妈的伊万·布拉金斯基你敢跳老子现在就跟你离婚!都多大了还跟个女人一样一哭二闹三跳楼的不就是露背毛衣吗本大爷穿了还不行!”这种中气十足的破锣嗓音绝对是他家蠢弟媳没错,维克多停下了脚步,转头皱了皱眉问道:“你怎么回来了,尼可拉斯呢?”

     “啊,他替了我的工作告诉我出事了所以我坐飞机先回来了……”基尔伯特被猝不及防地一问,老老实实回答了维克多的问题,却不想成为了伊万的夺命之音——下一秒维克多眼睛微眯,然后毫不犹豫地抬脚把正在翻栏的某人踹了下去。

     “所以说你干嘛要惹你哥啊,活该。”基尔伯特坐在病床前削着苹果,对着一脸委屈的伊万的撒娇无动于衷地将被子掖了一下,“谁叫你这么作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可是难得准时下班是为了陪陪尼可拉斯,他们俩本来就相处的时间不怎么多你还打扰人家,从那么高的楼上掉下去只是左手和左腿骨折真是万幸好么。”

     “可是我也想多和基尔相处啊……”伊万突地伸出未受伤右手轻轻搂住基尔伯特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腹部处,吓得基尔伯特把刀子扔在一旁,没好气地拍了拍伊万的头,“你干什么啊我在用刀削苹果诶,要不是本大爷反应快你被割伤了别找我哭。”

     “基尔……”腰间传来闷闷的声音,“那个露背毛衣……”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基尔伯特颇有些无奈地揉了揉腰间那团蓬松的淡金色,“本大爷说话算话一定会穿啦!不过——”

       他用双手轻轻捧起伊万的脸,轻轻吻了吻额头,带着难以置信的温柔轻笑道:“那你就要快点好起来啊万尼亚,不然我就穿给尼可拉斯看了。”

评论
热度(88)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