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关于溃疡的小段子

#段子##雪兔组#

BY正捂着溃疡的地方哭唧唧的写作业的子钰

      基尔伯特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大半了。

      处于温带的莫斯科的冬天天总是黑得很早,阴沉沉的雪云完完全全的挡住了这座千顶之城上空的那片璀璨的星空。冬将军带着寒风与暴雪在这个冰雪之国四处巡游,空气的温度冰冷的刺骨。基尔伯特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拿钥匙打开了大门。

      因为国家公务赶回国的基尔伯特时隔一个月后终于处理完了弟弟拜托的任务,赶回莫斯科。一路上他还边哼着歌边想他到家时那个北极熊会有多热情的扑上来。

      啊,本大爷就意思着给他一个吻吧,那头蠢熊肯定会立刻被本大爷帅哭的kesesesese!

      “本大爷回来啦!”

      基尔伯特心情颇好的推开大门,玄关处明显为他留着灯。到家时间正好是饭点,屋内有红菜汤和土豆泥的味道混合着飘出来,而听到门口声响的伊万也探头出来,身上还穿着绘着向日葵和矢车菊花纹的围裙,看到他时立刻扬起大大的微笑。

      “欢迎回来小基尔,晚饭万尼亚已经做好了哦。”

      唔?还差了点什么?

      自家向来粘人的伴侣居然说完一句话就回去了,没有想象中的扑上来一个温暖而粗暴的熊抱,没有抱着自己蹭来蹭去吃豆腐,甚至连一个吻都没有。

      基尔伯特有些奇怪,一些念头快速从他的脑子里窜过去然后被他抛在脑后。既然这个北极熊不来,那就由帅气的本大爷主动点吧! 安安稳稳开始和伊万过日子的基尔伯特也抛掉了过去恋爱时出自那小小的自尊的别扭心情。

       基尔伯特把外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换好鞋走向餐厅。伊万正在背对着厨房门解开围裙的系带,餐桌上摆放着正散发着香气的食物,热气蒸腾上升,在暖黄的灯光周围氤氲着。基尔伯特走过去帮伊万解开反手不好解开的系带,然后从侧面主动送吻上去。

      伊万大概是没有猜到基尔伯特会这样做,毫无预兆的被基尔伯特吻住,身体一僵。基尔伯特对于他的反应有些奇怪,但是还是伸舌去对方口中翻搅。

      “唔嗯……唔!

       基尔伯特感觉自己似乎舔到了伤口一样的创面,伊万也闷哼一声,明显可以看到凑得极近的紫眸立刻蒙上一层水雾,基尔伯特立刻放开他。

      “万尼亚你怎么了?”

      基尔伯特有些慌,伊万看起来非常难受的捂着嘴蹲了下去,痛苦的轻哼清晰的传进基尔伯特耳中。他立刻拉起埋头的伊万:“嘴……怎么了?”

      伊万捂着下唇以下的那一片,抬头看他,泪眼朦胧,那双如同水晶的澄澈紫眸被水润湿后显得有些委屈。

      “好疼……口腔溃疡了QLQ。”

      “……………………”

      基尔伯特有些无语,他拉开伊万的手,拨开唇瓣看了看口腔内膜,三个惨白色的创面在肉红色的口腔黏膜上张牙舞爪着,有过溃疡经历的基尔伯特光是看着就大概想象到了这种感觉。无奈的亲亲对方泛红的眼角。

      “本大爷只是走了一个月而已,北极熊你是不是又熬夜办公了?就算是国家也好好养着身体好么?”

      “熬夜玩游戏、生活习惯超不好的小基尔才应该好好在意身体吧……唔疼!!!”

      话没说完基尔伯特又戳了一下溃疡创面外的那片皮肤,满意的看见伊万立刻收声。北极熊疼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取悦了他。基尔伯特再亲一口伊万的额头,拉着他起身,看了眼桌上的食物。

      “明天吃点清淡的吧,蠢熊。”

       “好。”


评论(5)
热度(27)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