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他和他的猫<4>剪指甲篇

*几天没写文觉得文力耗尽

*虽然是给基尔猫剪指甲但是让露普好好的秀了会儿恩爱

*在酒店房间里不啪啪啪的浪费场地的露普xxx

*感谢观看

关于剪指甲——

        世界会议结束后的会场。

        结束了工作的国家们立刻扔下剑拔扈张的气氛和正经的外表,三三两两的聊着各家上司的趣事和抱怨着国内大小事务,吵吵嚷嚷的向会议室外走去。

        基尔伯特靠在会议桌上,等着路德维希收拾好文件一起离开。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弟弟聊着天,眼神在会议室里扫来扫去,时不时落在隔了三个座位的伊万身上,但很快又假装毫不在意的移开视线。

        路德维希默默看了一眼明显心不在焉的哥哥,摇摇头叹了口气:“哥哥,今天的工作在出发前我就提前处理完毕了,下午可以随意活动的。”他的眼神也落在正低头磨磨蹭蹭整理桌面上的文件的伊万身上,隐隐的觉得胃有点不舒服,索性拿起自己和哥哥的文件包,拍了拍基尔伯特的肩就匆匆离开去找等在门外的费里西安诺。

        路德维希的言下之意太过明显,明显的让基尔伯特甚至有些尴尬。他低头“嘁”了一声:“知道了,本大爷……啧……”独自一人站在那里更加别扭,基尔伯特犹豫了一下,直接走向明显在等他过去的伊万。 

        “啊……好久不见啊蠢熊……要去和本大爷一起喝啤酒么!”

        “我还是更喜欢伏特加哦……不过要先回家呢。小基尔在等我回家喂他哦,基尔君也一起来玩吧~”伊万把整理好的文件放进包里,扭头笑眯眯的看过来,眼神带着一点期待。

        “啊本大爷没有……”基尔伯特听到自己的名字时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反应过来,“喂蠢熊本大爷说了不要给猫取本大爷的名字啊!!!”

        “哎……可这个名字真的很可爱啊。”

        “本大爷的名字是帅气啊帅气!”基尔伯特气得一拳捶上去。伊万立刻配合的装出受重伤的样子用手捂住胸口,却依旧笑眯眯的盯着基尔伯特,“我把小基尔带过来了哦,它想你了,我也是。”

        基尔伯特一哽,突然地直球打得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转开视线,不去看伊万那双正“kirakira☆”的闪着名为期待的光的紫眸,却注意到伊万捂在胸口的手上细长的红色伤痕。

        “你的手怎么了?”

        “啊……这个啊……”伊万随意甩了甩手,伸到基尔伯特面前给他看,表情有点无奈,“是小基尔抓的啦……小基尔超级凶啊,我准备给它剪指甲了。”

        “……他从来没抓过本大爷,所以说蠢熊你对他做了什么啊!”基尔伯特直接伸手在伊万手背上用力扭一下,满意看到那头泪腺发达的大白熊因为痛感眼眶迅速红起,“不许把本大爷的猫指甲剪掉!骑士的武器被夺走是多么可悲的事!”

        “可是……”伊万突然后悔提出了让基尔和他一起回去的提议,他仿佛预测到了接下来真的剪指甲时的鸡飞狗跳。他揉揉额角,决定先让基尔伯特和他去下榻的酒店看一眼再说。

        “可是基尔君,再不剪我的房子就要毁掉了啊……”

——————————————————————————————————

        推开酒店门的瞬间,两人共同倒吸了一口凉气。

        “……真是,壮观。”基尔伯特不知道该摆出什么什么表情来面对这惨死在自家猫咪爪下的房间残肢。眼前一片混乱景象,暖黄色的向日葵花纹墙纸被利爪撕的破破烂烂,沙发角上纵横着猫爪划过的痕迹,油漆都被刮下留下惨黄色的底色。看起来原本是摆在桌上的瓷质套娃现在躺在地上,只剩下一地的彩色碎片。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安稳的趴在抱枕上悠闲的舔着爪子。

        “咳……不过这才是本大爷的猫嘛!和本大爷一样的帅气厉害kesesesese!”

        “呐……和基尔在路德维希或者我不在家三天后折腾出来的房间倒是如出一辙呢。”伊万扶额,果然惨剧如同预测一样发生了,“明明万尼亚只离开了不到十二个小时啊……那个套娃我都放在桌子最中心了……最喜欢的颜色和花纹的墙纸也被划坏了……又要换房间了,给人添了麻烦上司先生估计又会生气吧……”

“……好了本大爷同意你给他剪指甲了,闭嘴。”

        两人草草整理了一下存活下来的行李,(顺便一说连行李箱上都是猫磨爪子的痕迹和毛糙脱线)伊万拎着包,基尔抱起和他同名的猫咪换到另一个房间。

        伊万去处理了剩下的赔偿和新房卡的问题,独留着基尔伯特在房间里逗猫咪。基尔伯特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待在他怀中安静趴着的猫咪,白猫趴在前主人大腿上不再摆出一副嚣张的要死的小模样,舒服的享受着基尔伯特温热干燥的大手略用力的抚摸,时不时眯起眼睛,一副闹过后的困倦样子。

        等伊万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基尔伯特垂着那双赤色眸子,带着少有的温柔神色抚摸着怀中打盹的白色猫咪,暖橘色夕阳透过沙发后的玻璃窗打进来,在男人和猫咪银白色的毛发上洒下一片光辉,镀上一圈浅金色的光圈。绚烂的金色光芒晃得他有点失神。

        见他进来,基尔伯特立刻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声“嘘——”了一下,小声和他说,“你动作轻一点去拿指甲剪,猫睡着了。”

        伊万回过神来,轻手轻脚的去翻出酒店房间内自带的指甲剪,平头的指甲剪正好适合来减掉猫咪的爪尖。猫咪在基尔伯特大腿上换了个姿势,侧躺着蜷成一团,看起来已经睡熟了。基尔伯特一只手继续顺着猫毛抚摸下去,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摸到基尔猫捂着脸的一只前爪上,捏起柔软的小肉球抬起来。

        基尔猫似乎是因为在前主人的怀里,嗅着熟悉的气息睡的很香,即使是小爪子落入图谋不轨者的手中也没有在意,眯眼继续睡着。肉垫和皮毛的触感美好的让人几乎想微笑,基尔伯特不能幸免的抚摸了半天小爪子上的毛,玩了好一会差点把小猫弄醒。

        “基尔君……你在干什么啦……”伊万有些头疼,小声提醒着基尔伯特不要在玩下去了。

        “本大爷知道啊!……唔!”基尔伯特本能的吼出声,然后立刻捂住嘴。两人立刻猛地低头去看猫咪是否被吵醒。万幸的是虽然基尔猫似乎被吓到,睁开了眼睛,但是在基尔伯特立刻的抚摸顺毛的补救下又睡了过去。

        “呼……”

        “啊幸好……”

        基尔伯特重新捏起猫爪,微微用力的按着肉球顶端的小脚趾,分开露出藏在中间的利爪。伊万凑过来,小心翼翼的摈住呼吸放轻动作,把指甲刀对准爪尖。

        “咔嚓。”

        “呼——!”明明只是剪个指甲,两个人却小心的和拆弹一样,只剪下了一个就长吐出一口气。“大成功!”基尔伯特笑起来,同时不忘压低声音,“kesesese本大爷什么都做得好!”

        “基尔君我们只是剪个猫指甲而已啦……”

        “你闭嘴啦!继续继续。”

        基尔伯特重复之前的做法,露出猫咪的第二个小爪尖,两人脸凑的极近的继续着工作。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两人的动作倒是快了很多,伴随着轻轻的咔嚓声,两人很快搞定了两只前爪。

        大概是两人觉得经验丰富了,又本身都不是什么心细的和女孩子一样的人,动作变得稍微急躁了些,都没有注意到猫咪已经睁开眼睛了。

        基尔猫:铲屎官你们想对本大爷的爪子做什么?!!!

        “嘶——”毫无预兆的一爪上来,伊万一惊,手快速往后一缩。基尔猫立刻蹦跶起来,炸毛的喵了一声逃离了基尔伯特的膝盖。

        “伊万你没事吧?”基尔伯特也被惊了一下,猫咪突然蹦起来的时候在他胸口撞了一下,也挡住了他的视线。伊万的抽气声让他担心起来,立刻拉过伊万缩回去的手来回看。因为刚把爪子剪掉了,只在手背上留下了几道浅浅的白色痕迹,并没有给本身就惨不忍睹的手背雪上加霜。

        “我就说小基尔好凶的吧QLQ……”

        “本大爷养的时候它可乖了!”

        “哎——小基尔区别对待……”

        “像你这种混蛋北极熊就应该被欺负啊。”基尔捏了捏伊万的脸,“装什么哭。和一只猫计较你幼不幼稚啊蠢熊。”他放下伊万的手,正要去房间里找逃跑的猫咪,却被伊万一把拉住,用力拽进怀里。

        “你干嘛?!”

        “小基尔欺负我,基尔要补偿哦。”伊万扬起笑脸,凑过去在基尔伯特唇角轻轻碰了一下。

        “你你你……是猫欺负你关本大爷什么事……唔!”

        话音未落,伊万直接堵住基尔伯特的唇,伸舌侵入他的口腔内,勾住对方的舌吮吸。

        “唔……哈你……你放开,不是…唔……给猫剪指甲么……”话语被断断续续的堵进口中,基尔伯特瞪了一眼伊万,放纵他亲了一会就把他推开。“你够了,发什么情啊。”

        “这是基尔给我的补偿嘛^L^。”

        “所以说凭什么是本大爷给你补偿啊!!!”基尔伯特狠狠的踹了伊万一脚,起身去房间找猫咪。在他们闹腾的这段时间里基尔猫已经在卧室的床正中间再次缩成一团睡着了。

        “正好……来我们继续。”基尔伯特从伊万手中接过指甲刀,轻轻的爬上床凑近熟睡的猫咪。大概是因为有了一次经验,小猫咪警觉的半睁开了一只眼,看着靠过来的基尔伯特。基尔立刻把指甲刀握进手中防止被看到,保持着原本的姿势和基尔猫赤色的眼睛对视着。等小猫咪再次闭眼睡着后,他才扭头指使伊万道:“你过来吸引小猫注意力,本大爷来给他继续剪。”

        “可是小基尔平时不让我摸哎……万一弄醒了怎么办?”

        “没事你吸引它注意力就好了。”

        伊万学着基尔伯特之前的样子轻柔的顺着毛抚摸着基尔猫。而基尔伯特则小心翼翼的捏起猫咪露在外面的后腿,用纸垫在下面防止被剪下来的指甲片落在床上不好清理,再干脆利落的剪去剩下的指甲。

        “呼……完成了!”基尔伯特收好指甲刀,转身去把纸巾卷起来扔掉。床上的猫咪似乎也醒过来了,伊万立刻躲开防止被发现自己的利器没了的基尔猫炸毛误伤。

        小猫似乎是愣了一会,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然后习惯性的在被子上磨了磨自己的爪子。

        咦?本大爷的爪子呢?

        喵?!!!!!

        伊万和基尔伯特默默的看着小猫咪从懵逼到惊讶,再到炸毛,然后悲愤的冲出房间找了个小角落拼了命的开始磨爪子,最后萎靡的缩成一团郁郁寡欢。

        “……本大爷突然觉得自己做了件罪大恶极的事。”

        “……万尼亚也是呢。”

——*——*——*——*——*——剪指甲篇·END——*——*——*——*——*——

关于撸猫的小贴士④:不论再怎么招猫猫恨,猫猫再怎么生气,也请务必把爪子减掉哦,不然在你逗他玩的时候它的爪子会屡屡给你致命一击的。【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评论(2)
热度(25)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