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鏡の町

*威尼斯之旅系列第二篇,cp露普

*前篇地址:Casanova的新娘【独伊】

*蠢萌口味的露普甜饼ヾ(●´∀`●) 

*食用愉快!以下正文

———————————————————————————————

海风温柔而微凉的穿过窗帘的缝隙,拂起一片淡紫色的涟漪。微咸的气味驱散了一夜的沉闷空气,让人睡得更加舒适。

春天……真的是赖床的好季节……

伊万趴在布料柔软的大床上,抱着枕头把自己埋进被子堆,舒服的滚来滚去。

闹钟不知道被拍灭了多少个,工作什么的完全抛到了脑后,新一天的游览计划也无法战胜床的诱惑力。

温暖城市的春天果然就应该趁着天气正好阳光微暖,在床上翻滚到日上三竿。伊万蹭了蹭枕头散着余温的布面,吧唧吧唧嘴,任由自己继续遨游于混沌的梦乡。

但游览计划的另一个主角明显是不会满意同行者的爽约的。

“我说你……冬眠结束了蠢熊!!!”

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如同惊雷炸响,名为回笼觉的小恶魔瞬间被吓得扇起小蝙蝠翅膀飞的无影无踪。伊万不满的把脸埋进不算太厚的被子里,把自己缩成一个大号的白团子,企图召唤回瞌睡小恶魔。

“再睡一会……五分钟……”

“睡你个头!蠢熊你再睡就真的变成熊了!就算是熊这都到春天了也该起床了!”基尔伯特早就习惯了伊万的赖床行为,转身“刷”的拉开了窗帘任由金芒倾泻而下,没有任何心软的拉扯着伊万的被子挖出那颗努力往枕头下面缩的熊脑袋,拎着伊万的耳朵大吼,“再不快点west和意/大/利酱就要先走了,给本大爷起床!”

“放放放放开……好痛啦……”耳膜受到分贝过高的音波重创,伊万痛苦的揉着被捏的泛红的耳廓,晕晕乎乎的勉强爬起来盘腿坐在床上,慢慢的在被他滚得一片混乱的床上寻找前夜曾经叠放整齐的各种衣服套上。基尔伯特看着他迟缓的动作,忍不住深深的叹了口气,也爬上床翻找着被被子压在下面或裹住的衣服。

“你的外套呢……啊,本大爷刚才经过客厅的时候好像看到了,本大爷去帮你拿,你快点。”

“知道了知道了……QLQ”

口上含糊的应答着,但基尔伯特刚出卧室门伊万就又倒了下去,长裤只穿进了一条腿,半倚着墙继续抱着枕头打瞌睡。

再睡几秒吧……听到基尔进来的脚步声我就立刻爬起来……不会被发现的……

但无数次赖床被抓的经验证明,脑子不清醒时的判断永远都天真的让人气的想笑。基尔伯特拿着伊万的外套进房时,早就料想到的场面果然一如既往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揉了揉青筋爆出的太阳穴,把外套扔到了伊万的脸上,转身进了洗手间,用冰凉的水打湿自己的手后再回到卧房。

拉开薄薄的衬衫,厚实的胸肌散发着温暖的人体温度,对比之下液体的温度更加冰冷。湿乎乎的手贴上身体的一个瞬间,伊万吓得猛地睁开眼睛弹起身体,大叫着向后一退。

“砰”的一声,后脑勺狠狠撞上坚硬的墙壁,大脑也随之清醒。

“基尔好过分……呜……”

“装什么可爱,快点啊!”基尔伯特简直对某个心智年龄为三岁的世界国土第一大国没辙,拿过围巾粗鲁的在伊万脖子上绕几圈然后打了个结,抓着围巾的末尾把一脸委屈的人拽向自己。

轻轻地嘴唇相碰。

美妙的清晨从一个因为还没刷牙所以仅是闭上嘴巴碰碰嘴唇的亲昵早安吻开始。

兵荒马乱的梳洗过后,两人急匆匆的往酒店大堂赶。时间已经过了约定的八点,想到下楼一定会被弟弟狠训一顿,基尔伯特愁眉苦脸的一巴掌用力拍在伊万的脑袋上,然后默默加快下楼梯的脚步。

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但因为早上催伊万起床太混乱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弟弟似乎和他千叮咛万嘱咐过,在想不起来似乎要被骂的更惨……所以是啥来着……好像是……

“呜哇啊啊啊啊啊!!!”

思绪被脚上湿润的触感打断,伊万和基尔伯特同时大叫起来,低头一看,两人皆是穿着皮鞋一脚踩进了水里,高档的皮鞋袜子和长裤裤脚被海水打了个透湿。

……想起来了,威尼斯今天,涨潮了。

 

涨潮,地中海赐予威尼斯最美的礼物。
人行道上的海水堪堪淹过脚腕,水太深的地方也许会没过腰际。清澈的水映着楼房间露出的蔚蓝天空,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云端,行于天上王国。

没有汽车,没有气味诡异的尾气,海洋的气息穿过圣·马可广场边的大街小巷,充斥鼻腔。细细长长的贡多拉被拴绘着五颜六色彩绘的圆柱上随着水波摇晃。高高矮矮的圆木,每一根都是一件艺术品。

由海水组成的名为威尼斯的巨大魔镜,忠实的映出这世间最美的画面。

扭头上楼再次换好凉鞋和七分裤的两人挨过路德维希的一顿狠批,决定四人要兵分两路各自去玩,最后终于重新踏上旅程。虽然少了费里西安诺这样的好导游,但是仅仅是漫无目的的步行在大街小巷中也是非常有趣的事。被水充盈的威尼斯变得更有一番风味,春季还有些冷的海水包裹着脚踝,丝丝凉意透过皮肉钻进骨髓,却并不让人反感。每一步都会扬起一片小小的水花,水的阻力让人走的颇为辛苦,不过也相当有趣。

四周的小店大都关了门或是搬去了二楼,色彩艳丽的小楼窗户被推开,可以窥见里面琳琅满目的货物和倚在窗边揽客的的漂亮老板娘。

基尔伯特兴匆匆的跑上楼,跟那个温柔美丽的女子买了两个冰淇淋,踩着水跑回伊万身边递给他一个。甜蜜冰凉的味道正适合阳光温暖的季节,两人舔着冰淇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向前走。圣·马可广场变成了一片汪洋导致白鸽们找不到歇脚的地方,只能委委屈屈的在意式房顶上站成一排。路两边的彩色房顶上落满了这些象征着自由与和平的白色小精灵,集体低头往下看的样子可爱的人心脏都软乎乎的。

趁着基尔伯特仰头看那些小白鸟的时候,伊万放轻动作,偷偷低头咬掉基尔伯特冰淇淋上的巧克力半球。

“……”

“……好冰QLQ”

“……Fick dich(`皿´)”

反应过来的基尔伯特暴怒的把被冰的吱哇乱叫的伊万追出了大半条街。

最后伊万实在是不想继续跑了,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挂到基尔伯特身上,任由基尔伯特吞掉他冰淇淋上的巧克力后拖着他走。剧烈运动后的身体被阳光照的暖洋洋的,慵懒的让人想原地躺下。

“嘶……”

“牙都冰的不是自己的了……”

捧着即使是互相争抢也依旧吃不完的冰淇淋的两人重新安安稳稳的继续向前走,一边感慨一边小口咬着冰淇淋边的蛋皮,海风灵巧的跃过他们身边,把落在水面的阳光揉碎,映出满墙的碎金。

热情火辣的意大利女孩们和他们擦肩而过,洒下一串银铃轻摇一般悦耳的笑声,超短裙的裙摆随风划出小小的弧度,穿着漂亮的小凉鞋踩在清澈的海水里,溅起一片水花。

总是卧在基尔伯特脑袋上的肥啾似乎也被气氛感染,兴致盎然的扑扇着小翅膀托起圆乎乎的身体颠颠簸簸的往前飞。

虽然小黄鸟看着像个球但飞起来速度并不慢,一眨眼间就已经飞到很前面的地方去了。“肥啾你等等本大爷!”

基尔伯特三口两口解决了手上的甜筒追了上去,伊万见状也慌了神,同样拔腿狂追。路边的人都笑着看两个俊朗的外国男人追着一只肥嘟嘟的小黄鸟在一路狂奔,甚至有人拿起手机拍起了照片。

平时看起来傻头傻脑的肥啾飞起来却相当的轻松,灵巧的圆身子高高低低的向前,总是在基尔伯特马上要抓住它的一瞬间小身体一扭躲过那只有力的大手,说得上是灵活机智。但这可苦了两个追着它跑的大男人。

“基尔你……你慢点……我快跑不动了……”

“你应该让肥啾飞慢点而不是让本大爷啊!”

“总之……我真的不想……不想追了……基尔看路!”

“本大爷看着……哇啊!!!”

脚下一滑,基尔伯特感觉面前的小鸟瞬间化为一道黄色的弧线从下眼睑下消失,美丽的房子和街道从眼前一闪而过,下一秒画面就变成了一片蔚蓝的天空和溅上天的水花。

“痛痛痛……”

衣服再次被打湿,薄薄的衬衫被水粘合贴到肌肉匀实的身体上,这下彻底变成了湿身福利。屁股和后背遭到铺着石砖的地面的猛烈撞击,疼的基尔伯特半天没能爬起来。肥啾似乎良心发现也像是扭头过来嘲笑主人的傻样,落到基尔伯特的额头上坐好,低头用圆溜溜的小黑眼睛看着基尔伯特。

“小混蛋……”

“基尔你没事吧……”伊万终于赶了上来,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凑过来想要扶起基尔伯特,脸上的笑意却是快要憋不住,“我都叫你看路了……”

基尔伯特仰头默默的凝视了一会被肥啾挡掉了一半的晴朗天幕,最后眼神落在了伊万压不住弧度的嘴角上。

握住手臂,猛地向下一拽。

“哎呀!”

“砰!”

水花再次高高溅起然后落下,把肥啾淋成一只落汤鸟。小黄鸟抖着身体甩掉一羽毛的水珠,再次扇起翅膀气呼呼的飞走。

留下两个幼稚的男人趴在水里笑闹成一团。

“基尔你几岁了啊!”

“早上还要赖床的小熊崽没资格吐槽本大爷kesesesesesese!!”

“完了衣服又打湿了……回去以后路德肯定又要把我们骂一顿。”

“管他呢!本大爷就算衣服湿透也还是很帅!”

“好好好……基尔最帅了。”伊万笑眯眯的翻了个身,把基尔伯特整个笼罩在身下,水珠从奶金色的发丝顶端聚集,到难以抵抗地心引力的时候滴落,在基尔伯特耳边的水面上砸起一个小皇冠状的水窝。

然后他低头,在基尔伯特的唇角落下一个湿乎乎的吻。

 

“……大庭广众之下你在干什么啊混蛋北极熊!!!”

“又没人看……哇基尔你轻点!要要要掉下去了!!!下面是很深很深的水道!”

“谁管你!淹死了活该!哇你别拽本大爷!”

“扑通——”

END.


评论(1)
热度(40)
  1. 松萝挂在树枝上沈钰gyoku 转载了此文字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