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今天也在为上司献出心脏【三】

第三日 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放过我的防火墙吧他只是个无辜的孩子。

40.

我的墙被人用一种极其粗暴的方式挠了一个洞。

41.

当然不是真的房间墙壁。毕竟我是和上司住在同一别墅,非命令或必要情况禁止私自搬出。应该没有哪个歹徒有勇气去轰了政府高层的别墅墙壁的。

我是指我专门给上司设的强力防火墙。

42.

这对于一个本科出身一路攻下计算机学硕士博士的前任黑客现任国家意识体助理简直就是个莫大的侮辱。

我和那个边缘粗糙手法粗暴没有丝毫技术难度可言的防火墙漏洞大眼瞪小眼,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没有动力去吧那面墙修补好。

“老大,你如果继续在我耳边念那句尼采的诗我就去辞职。”

“当你凝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伊万先生从善如流的又念了一遍,然后笑眯眯的单手托腮继续翻阅那篇已经被看了好多遍这个洞的罪魁祸首发来的内容。

43.

这个噩梦的起始是今早五点时的一条短信。

我向来浅眠,为了不忽视上司发来的工作简讯又特意选了一整首摇滚作为短信铃声,于是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重金属音乐大力敲碎了美好的梦境把我拉回悲惨的现实。

老大,你是不是忘了昨天晚上你强逼着我加班到凌晨两点的事。

痛苦不堪的撑起眼皮,我忍耐住把手机从三楼扔下去的冲动把它捞过来,恶狠狠的把手机屏当成上司那张柔软的脸蛋戳戳戳。

「紧急工作,处理酱五分钟内来一下我的办公室。Ps:俄罗斯没有容忍迟到的服务哦☆」

44.

上一次我的紧急工作是老大想让我黑掉德国的监控系统去寻找那位大人的行踪。

上上次是水管找不到了让我帮忙查家里的监控。

上上上次是要我黑某游戏系统盗掉美/国先生的号。

这些任务到底哪里紧急了!假公济私真的没问题么?!我要罢工啊!

45.

我穿戴整齐站在上司的办公桌前,这样碎碎念着。

46.

上司先生没有在意我那一点小怨言,他捧着手机正看的专注,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我。

“……”

“……”

“……呃,抱歉?”

“呜呼呼呼呼……”

“……??!?!!!”

一脸懵逼·俄助限定。

上司先生毫不在意这尴尬的气氛,他收起手机,抬眼看向我。

“我收到了奇怪但是很有趣的邮件,处理酱请查一下邮件的发出地。”

“邮件?”我有些疑惑,上司先生的私人账号除了相熟的同类和政府同僚知道外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了,而且我给上司的手机加密过也不可能收到广告和垃圾短信。

那群国家有谁会闲的没事给老大发老大眼中奇怪的邮件吗?

47.

“……允许我冒昧的问一句,是怎样内容的邮件呢?”

“唔……”伊万先生再次微妙的笑了起来,看起来心情颇为不错,“似乎是一篇用英文写的小说,写的挺好看的。”

“小说?”

“除了主角两位的名字和我与基尔一模一样这让我觉得有点奇怪以外……很有趣^L^。”

48.

“轰隆——”

身后的背景墙劈下一道巨大的闪电。

我的声音不可察觉的颤抖着:“您可以把……把那个邮件转发给我吗?我会去负责查出发件人。——请问那篇小说有附上作者名字吗?”

“已经发给你了哦。”

我掏出手机,用轻颤的指尖抖抖索索的点开邮件界面。

「——by今天的哥哥也依旧温和帅气没嫁出去」

不是我的大作真是上帝保佑。

49.

我在脑子里迅速把某个女性向论坛的大量ID和这个名字对比重合度,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看来不是战友们的锅。

我摆正心态,借用了上司的私人手机开始查找邮件的发出地,顺便看完了那篇故事。

写的真的挺不错的,文笔细腻故事可爱人物性格抓的很准,还炖了半篇香艳的肉。

香艳的肉。

香艳的,肉。

而且只有半篇,卡的简直销魂蚀骨。

我突然就意识到了老大之前微妙的笑容意味着什么。

你说,你要我查邮件来源是不是为了催更。

50.

其实我也很想催更,祝卡肉的作者一辈子平胸长不高。

51.

然后我面对了比卡肉更让我崩溃的事。

是的,就是那个粗糙的就像是被肥啾的爪子挠开的、没有一丝艺术感的洞。

他没有任何美感,却有效的让我都不知道该如何防御他的再次来袭。

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刨了自己建的防火墙。

你可以想象么,那种类似于高翠兰被猪八戒夺走了第一次的不爽与不敢置信。

宝宝委屈。

祝那个卡肉还拆墙拆的毫无美感的作者一辈子平胸长不高。

52.

没过多久,我又收到了来自普助的短信。

是的,就是那个几天前刚认识的可爱的像天使一样的女孩子,我们当时就已经勾搭成jian……呸,是建立了伟大的友谊关系。

「我家上司好像收到了奇怪的邮件……但我不擅长电子技术这一方面,可以麻烦俄助酱么>_<」

这个熟悉的既视感。

我看着短信沉默了三秒,然后哒哒哒回了信。

「是怎样的内容……?」 

「说真的……如果不是署名和大家不一样……我还以为是哪位助理小姐的特殊助攻方式呢。」

「上司现在炸毛了。[老大炸毛跳脚.jpg]

【附件:雪兔R18.txt】」

我扫了眼文件名,然后又看了看那张图片,最后默默的把两个一起右键保存。

「我会帮忙查的^L^放心~」

「麻烦啦\(^フ^)/~上司现在在边跳脚边大吼“凭什么是本大爷被压啊!应该写本大爷上那头熊好么?!”」

53.

噗呲。

原来您的重点在这里么。

54.

我把两封邮件沿着发送信息查了一遍。

对方似乎也很擅长电脑,代理ip清除痕迹做的非常熟练,并且地址并不在俄/罗/斯或者是德/国,让我一时也没法确定这封附带着一辆开了一半的车的邮件到底出于谁手。

看样子是个拖稿惯犯。

55.

苦寻无果,我决定去论坛聊天室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抓出那个刨我墙的罪魁祸首。

英助姑娘正在毫无淑女风范的疯狂刷屏,简直前所未有让人惊愕。

“下雨天红茶与司康更配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雨天红茶与司康更配哦:哪个baka给我先生发的米英R18文啊!!!”

“下雨天红茶与司康更配哦:会把我家先生带坏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Damn it!!!!!”

“星条旗永不落:冷静啦=v<☆~”

“天佑法/兰/西:英/国先生会被一篇R18带坏?红茶酱你忘记你家上司的工口大使属性了吗~”

“下雨天红茶与司康更配哦:不管啊啊啊啊啊啊What the hell!!!!!我要把作者拉出来蹂躏一百遍——她给我家先生发米·英·R·1·8也就算了她还只发了上半篇!”

“星条旗永不落:红茶淡定!这个heroine不会同意的哦!”

56.

第三位受害者出现了——

看来这位迷之作者是个要做大事的人。

我思索了一下,然后在手机上开始打字。

“拆迁办一把手:收到迷之邮件的原来不止我家老大?”

“天佑法/兰/西:处理酱家病娇大魔王也收到了?这次搞事的是位大佬的样子~”

“下雨天红茶与司康更配哦:我要去画魔法阵下咒……”

“拆迁办一把手:红茶酱不要又把我召唤过去了orz……顺便米英都已经在一起了为什么红茶酱这么生气?”

“天佑法/兰/西:哈哈……”

“桜見:因为她被现实打碎了一次少女美妙而梦幻的想像世界以后的心口重伤再次被这篇文字撕开,好不容易重新恢复的cp观、世界观的第二次破碎让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于是想通过非理智手段改变这个让她伤心的世界。”

“拆迁办一把手:……说人话?”

“熊猫滚滚:红茶酱在被现实逆了一次cp后,那篇文让她好不容易给自己创造的英攻幻觉被打破,于是决定报复社会了。”

“熊猫滚滚:为什么要执着的站英攻呢,还是太年轻【smoke】”

57.

为英助小姐那颗粉碎的cp心默哀。

58.

“呐,处理酱,这个真的不是你写的么?”

伊万先生突然出声。

空气瞬间被低气压凝住。

我身体一僵,抬头强笑道:“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我怎么可能会写这种东西呢。”

伊万先生正拿着手机翻阅着,见我抬头把屏幕面对着我晃了晃。

“上次那个故事的下半段也发来了哦。”

59.

更新!

下半段肉!

给炖肉的太太大力打call!!!

60.

但当务之急是摆脱自己的嫌疑。

“这个作者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基尔……都了解的过头了呢,好奇怪^L^。”

“但是我怎么会写您和鸟……不,普/鲁/士先生的文呢。”我摆出一张诚恳而无辜的脸说道。“比我更了解您的人绝对非常多啊。”

61.

我当然不会主动写,我可是个画手。

62.

我咬着牙熬过了来自祖国的眼神威压。伊万先生没有审视我太久就收回了眼神,把第二条邮件转发给了我。

我如获至宝的舔完了下半篇肉,捧着大了一圈的脸开始工作。

这次对方似乎有些肆无忌惮了,他或者她一如既往的在我的防火墙上又刨了个洞,然后把这样一封充满了色情意味的邮件发给了我的上司。

可是我上面那个洞好像还没补呢,你是在炫耀技术么?

祝这个刨我墙的作者大大平胸长不高。

63.

但这一次我及时追捕行踪,找到了作者地址的大概地区。

我看着那个中欧某国的地名,用力揉了揉眼睛。

我真的没有查错么?

我在脑内迅速回想了一下那位女士的形象,怎么也没法把她与这篇肉文的作者联想到一起。

最后我下了判断,这个世界大概是假的。

Tbc.


大家可以猜猜搞事的大佬是谁。

你们肯定猜不到哈哈哈哈哈

评论(8)
热度(76)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