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Rain

*深夜发糖
*不小心摸到了母上的爪机,熬夜码字╮( ̄▽ ̄")╭
*写的时候有点困,可能会有错字
*食用愉快

        大概是到了梅雨季节,雨水突然就充沛起来。
        空气吸饱了水分,乌云吸饱了水分,家庭妇女们急匆匆收回家的被子枕头什么的摸上去潮乎乎的,他们也饱饱的吸足了水。
        所有的东西都沉甸甸的压着,一呼一吸间仿佛把那片令人不快的、湿漉漉的乌云随着氧气一起吸进了肺里。
        这会让肚子疼的吧,一定会的。基尔伯特漫不经心的敲打着电脑键盘,手指起落间文档里又多了一行字。
        “咦?!本大爷怎么把这句话打上去了!”
        基尔伯特讨厌下雨,一直都很讨厌。他仿佛是带着太阳一起出生的,始终向往着灼热而明媚的金色阳光。
        那轮太阳就藏在他那双鲜艳赤红的眸子里,每当基尔伯特站在阳光下,金辉被揉成碎金光点在他瞳中流转,就像是真正的太阳一般,耀眼至极。
        在他的故事里,总是写到太阳,写到太阳下的这座城市,写到只会存在于幻想中的坐着阳光滑梯滑下来的小精灵,写到他们耀眼温暖的由阳光织起的小翅膀。
        但是,在这样阴沉的连绵雨天,以阳光为故事特色的著名童话作家贝什米特先生的灵感和太阳一起被乌云笼罩,心情也和湿乎乎的空气一起沉沉的堕下去。
        令人郁卒的卡文状态啊……
        基尔伯特烦闷的删掉文档里毫无价值的文字,端起咖啡灌下一口。
        糟糕,凉掉了d(ŐдŐ๑)!
        基尔伯特苦着脸,就像是被拔了气栓的充气玩具一样软了下去,在铺着纯白色布艺桌布的小桌上趴成一大摊。凉掉的咖啡仿佛也吸收了空气中的水滴,口感及其恶心。基尔伯特咂着舌撕开没有加进咖啡里的糖包,把其中的纯白色晶体细砂倒进嘴里,让甜味驱赶掉那骨子混杂了咖啡豆的苦和水汽的涩的味道。
        咖啡则被主人嫌弃的推到桌子另一角,正嘤嘤哭泣着。
        雨点击打窗玻璃的声音更响了,小小的咖啡店里就只有基尔伯特一个人,连店主都不在。
        身边突然有了一点响动,基尔伯特懒得扭头也可以猜到一定是咖啡店主人家养的那只有一身棕色长毛的猫咪。基尔伯特勉强给自己的一条胳膊充上了气,想去摸摸猫咪的脑袋,却被向来粘着他的猫咪扭身躲开了。
        猫咪侧躺到一边的椅子上开始舔厚厚的毛,在这样湿润的天气那一身毛仿佛天然的吸水毯,摸上去一手的潮湿。猫咪似乎也无法忍受这种感觉,认真的一下一下的舔着自己的毛。舌头滑过的毛都聚集成一缕一缕的,软塌塌的黏在一起。
        一定是因为吸水太多毛太重了才无法忍受的吧。
        基尔伯特喷笑出来,没笑几声又再次哼哼唧唧的泄力趴到桌上。
        这么多水,真的重的根本直不起腰来啊。
        与此同时,猫咪似乎也已经对那一身毛绝望,自暴自弃的把自己的身体在椅子上摊成一大团。
        于是伊万抱着琴盒,勉强撑着伞跑进自家咖啡馆时看到的就是坐在最靠近门口的卡座上动作如出一辙的一人一猫。
        他弯眸笑了笑,合上伞在门外甩掉大量水珠,进屋脱掉基本上湿透了的大衣挂到一边,找了条毛巾一边擦拭身上的雨水和溅上的沙土坐到基尔伯特对面。
        嘤嘤哭泣着即将被抛弃的命运的咖啡之前被它的主人推到对面去,正好放到了伊万的面前,匆忙跑回来大脑几乎被雨水砸昏的伊万没有多想端起咖啡就灌了下去。
        “——好苦好难喝!!!”
        “蠢熊你是傻的吧,”基尔伯特抬起头,毫不留情的嘲笑对方,“惨遭本大爷嫌弃的东西你居然一口吞掉了,这种咖啡放冷了超难喝!”
        伊万苦的呲哇乱叫,但糖包已经没有了。微妙的味道占据整个口腔,伊万看了看周围,实在没找到水,最后眼神落到正嘲笑着他的基尔伯特脸上。
        然后他吻上对方的唇,堵住了那张总冒不出好话的嘴。
        舌与对方的舌纠缠片刻,苦味遍淡了很多,伊万心情愉悦的松开脸颊泛红气恼的基尔伯特,抱起猫咪用毛巾吸去毛里的水分。
        “蠢熊你你你……”
        “呜呼呼~”
        基尔伯特懒得和伊万闹,索性把自己摊进柔软的卡座沙发里,不去理伊万。伊万抱着猫咪靠到他身边,看了眼电脑屏上空白的文档,霎时明白了。
        “基尔,卡文了?”
        “废话……每天都下雨怎么可能写的出作品!”
        “‘用阳光编制梦的作家’,基尔的这个称呼真是贴切。不过我觉得基尔偶尔写写别的天气也没什么不好啊。”
        “不要,下雨已经很讨厌了写它更讨厌。”基尔伯特合上电脑,抬脚踹了踹伊万,“你喝掉了本大爷的咖啡!赔本大爷一杯,还要其它补偿!”
        “哎——逃避话题啊。”伊万刚想说点什么就被打断了,无奈起身去给基尔再煮一壶咖啡,“什么补偿?不许太过分哦。”
        “想听你拉琴,说不定会有灵感。”
        这招他们经常会用,伊万的琴声总是能恰到好处的勾起一串灵感,基尔伯特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确实很喜欢听伊万的琴音。从他们的初遇开始,那缕琴音就与过去互相缠绕,钩织出相遇相识相爱的美好的如同童话的感情。
        接过伊万递来的新咖啡,基尔伯特边小口喝边看着伊万拉小提琴时半合上眸子的侧颜,那双紫水晶一样的眸子被睫毛投下淡淡的阴影,晕染出温热暗沉的颜色。
        突然,基尔伯特就想起第一次相遇的情境。
        同样的这间咖啡屋,同样的温柔婉转的琴音,同样俊朗的斯拉夫男人。彼时从倾盆大雨中顶着风衣冲进咖啡屋的自己打断了琴音,然后那个男人用和他的琴声一样甜软温柔的声音问他。
        您还好么先生?需要一杯咖啡暖暖身子吗?
        他的头发是接近正午阳光的奶金色,顶端还别了个小发夹,发夹上一株塑料制的金黄色小向日葵。
        大概是姐姐或妹妹的杰作,这位小提琴家是个温柔的人啊。
        基尔伯特几乎立刻就沦陷在那头别着向日葵的如同阳光一样的发丝和那温柔缠绵的琴音中了。
        连身上被打的透湿的衣服中的水分和寒冷都被那琴音驱散了。
        回忆被依次勾起,在那天以后基尔伯特就经常光顾这家咖啡屋了,也知道了拉琴的男子就是店主。好久好久后的某天,同样也是暴雨的天气,基尔伯特收到了伊万的表白。
        基尔伯特听到那句“我喜欢你”时彻底愣住了,刚刚端起想往嘴边松的咖啡杯和手臂一起停留在空中。而伊万一说完那句喜欢就扭头冲进雨幕中。基尔伯特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立刻冒雨冲了出去,找到某只怂的就剩钻进熊窟的笨蛋北极熊。
        “也许你会觉得很奇怪……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想要基尔一直和我在一起,基尔好暖和……”金发紫眸的青年眼眶有点肿,慌乱的眼泪被雨水冲刷的看不清楚,基尔伯特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直接拉着伊万的围巾把他拽下来,在薄唇上碾了碾,然后烧着脸问:“笨蛋,你明白了本大爷的意思了吧!”
        两人在雨水中对视几秒,然后同时扭开了头。
        他一定脸红了!两人心里都冒出这样的想法。
        两个笨蛋就这么脸红着你不敢看我我不敢看你,顶着暴雨走回了家,也没想到去买把伞或是用什么挡挡雨。结局就是两人一起重感冒,裹着被子缩在床上打喷嚏的同时,共同低着头接受来自布拉金斯基家姐姐和贝什米特家弟弟的训话。
        却甘之如饴,直到现在。
        基尔伯特回了回神,柔和的小提琴曲已经快要结束,重复而互相追逐的缠绵曲调。典型的卡农式乐曲,亦如他们俩在雨季绽放的爱情,湿润黏糊缠绵悱恻。
        在那片阴雨绵绵中,独属于基尔伯特的太阳正温柔的照耀着他。而没有了爱人的晴天,阳光也会黯淡失色。
        写下的故事无关晴或雨,而是源自于爱。

        伊万以一个顿弓结束了这首曲子,抬眼就看到基尔伯特已经打开电脑,手速飞快地开始敲敲打打。
        他放好自己的琴,安静的靠着基尔伯特坐下,看基尔伯特十指如飞,一篇故事正编制成型。
        粗体的标题栏只有一个单词。
        “Rain”。

评论(9)
热度(43)
  1. 雨蝎君见沈钰gyoku 转载了此文字
    小甜饼qwq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