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gyoku

今天也在为上司献出心脏!【一】

*挖了新坑,估计会是个单元剧式的长篇。

*重温银魂还有一些过去很喜欢的恶搞文后的产物,不过文笔垃圾估计并不好笑_(:зゝ∠)_

*主cp:露普,米英,菊耀,法加,独伊,奥洪等等等……

*食用愉快。

第一日  交朋友就要交那种即使变成老头子也能互叫外号的——即使你真的很想把给你取外号的那个朋友送去西伯利亚

我是一个助理。

如果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助理的话那么这个没什么意义也没什么内涵的纯属kuso故事——看那个长的变态占了相当多字数的标题就可以看出来这点吧——也就不用往下写了。我是一个很特别的助理,啊这样说似乎很自恋会被助理界的各位前辈按着打的样子但我的确很特别,当然这个特别不是指我的年龄我的性别我的长相,而是我的上司。

我的上司叫伊万·布拉金斯基。他还有一个名字叫俄/罗/斯/联/邦。

嗯,是的,俄/罗/斯/联/邦。

还有请不要用这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我会害羞。

 

我的上司是个美人,就算他有着一米八二的身高和壮实的像头白熊——参考站在咖啡厅吧台后的那只——一样的身材,但他还是一个美人。斯拉夫人特有的白皙皮肤配上大鼻子和可爱的其他四官组成了那张永远都不显老事实上也老不了的娃娃脸,微笑起来时脸颊上鼓起的软肉让人忍不住咬一口,在被水管敲碎头盖骨之前。常年戴着米白色的飘逸的像一头用海飞丝洗过的无屑头发一样的围巾和穿着同样飘逸的大裙……呸,军服,整个人都洋溢着“今天吃没吃药都感觉自己萌萌哒”的气息。

他是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看到的一个证明了“金刚芭比”其实也可以很好看的男人。

请不要怀疑,我是个少见的上司厨和疯狂的上司吹。

 

当然,上司厨的养成总是有一个过程的,事实上在担任这份工作之初,我是拒绝的。

被前任顶头上司一张纸糊到脸上前我还坐在办公室里吸溜着伏特加看一部新出的浪漫爱情泡沫剧——忘记说了我在成为助理之前就是一个政府部门的小小职员平时也就进个什么机密网站看看什么机密资料之类的所以闲时间很多。“上面需要一个有能力又有身高的女性去给某位大人做助理,就选择是你了上吧皮卡丘。”

“等等等这啥?”

我艰难的把那张纸从我还没反应过来摆出什么表情果然这种时候就保持微笑吧的脸上撕下来翻到正面,看了眼手中那张粘上了我今天新尝试的Chatterbox口红亮粉色膏状物和浅橘色眼影粉的调任文书。

调任文书。

调任。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上班摸鱼穿着睡衣拖鞋看电视剧化妆听歌吃东西顺便工作一下【前任上司:……】的美好生活即将化为泡影,意味着我要穿着麻烦的紧身套装和一步裙踩着高跟鞋抱着一堆文件跟着某个男人满世界的忙来忙去,意味着我即将陷入充斥着文件和工作的地狱。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老大你要抛弃我了么!!!!!为什么!说好做彼此的天使呢!你不爱我了么你要把你乖巧可爱软萌的女儿送走了么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打住打住,别乱认爹我禁不起,”前任上司慈眉善目的踮脚摸了摸我还有些凌乱的长发,“乖女儿,一米八的你是说不上可爱软萌的。”

“爸爸,你已经淡定的接受了父女的设定了。还有,你是在鄙视长得高的女性么。”

“怎么可能呢我亲爱的。”刚刚荣升为我的父亲的男人收回他的爪子放平踮起的脚板,满脸都写着“一米七以上的女性都是另一个世界的生物吧”。

“……我假装相信一下。”

“好了听话,爸爸是不会把女儿往火坑里推的,接受现实吧你的新上司在等着你。常回家看看~”

“爸爸你果然已经淡定接受了父女设定。”

“女儿这个槽你已经吐过了。”

 

我的父……呸,我的前任上司简单和我通知了一下就把我赶去收拾东西顺便收拾自己,然后风风火火的把我送到了新的上司门口。在一路上他扔给我一份新上司的资料,颇为平淡普通的内容,尤其是填在姓名栏的那个名字。

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这个和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一样路人甲的俄罗斯名字给我带来了一种微妙的既视感,这种即时感直到我推开门看到坐在办公桌后的新任上司时瞬间清晰了起来。

等等老大,这个一脸微笑的娃娃脸男人似乎是、是、是……我扭头,拼命向前任上司挤眉弄眼表达我的惊愕。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前老大面不改色的给我扔了个“你冷静”的眼神。

……虽然这是升职,但是我觉得上司还是你亲切。

加油,组织需要你的奉献。

大概是看我和我的前任上司眉来眼去看的不耐烦了,我的未来上司兼祖国殿下笑眯眯的开口:“是新来的助理小姐吗?欢迎你,希望以后能和你共事愉快。”虽然语气温和笑容可爱,但是殿下,放开我的视线好么它是一朵娇花经不起这么蹂躏,QAQ。

上任第一天就疑似得罪了上司,感觉我这辈子都要像隔壁中国封建时代的女性那样穿小鞋穿成三寸金莲了。

就很绝望。

 

“助理小姐,”待我提心吊胆安静如鸡的坐到我的办公桌前认真处理派发进我的电脑的文件时,一直保持着迷之微笑的新上司突然发动了召唤技能,“我听说你之前的工作是黑客是么?”

“呃……殿下,请称呼那为‘特殊的文字处理人员’。”

“好的哦,‘处理’酱,”殿下微笑的看着我,“那么可以麻烦你一件事么?”随着他说话的同时一个网站地址发进我的邮箱。我的手一顿,然后默默点了点头。

“处理”小姐是啥玩意???老大您的缩句简略是体育老师教的吧!还有麻烦您不要用陈述句语气说一个疑问句好么,我知道我没有拒绝的资格但是我还是有点小心塞啊。

心塞么?用水管疏通一下吧~☆

……容我妥善处理一下。

脑子里跑火车一般的过了一堆东西的同时我已经快速拆了墙戳进了主页。那是一个blog页面,我稍微思考了一下为什么一个blog会被竖起墙不允许进入,然后开始浏览那个blog的内容。

主页标题上写着“本大爷blog”,看起来blog的主人是个有点狂妄的中二笨蛋的样子,头像是一个头上顶着只怎么看怎么蠢的黄色小肥鸟的银发男人,小鸟那个小小的黑豆眼睛正看着镜头。那么小的翅膀到底是怎么托着圆圆的身体飞起来的啊。女性本能中喜欢毛茸茸的可爱生物的萌点瞬间被戳中,我立刻右键下那个头像图片,然后眼神继续往下扫。

“昵称:Preußen”。

嗯?等、等会?这是普/鲁/士的德文写法吧?猛地抬头看向已经走到我旁边的伊万先生,然后眼神在屏幕中那个银发男人和上司带着奇怪笑容的脸之间左右摇晃,突然就好像发现了点什么足以让我被灭口起来的东西。

怪不得竖那个墙的手法那么让人熟悉啊……把我抽调上来的原因才不是我的身高吧!

脑子里所有不合理的东西立刻被串成了一条线,清晰明了起来:伊万先生沉迷喜欢的人的博客无心工作结果被上司竖了墙成了现在老婆在那头我在这头的局面。于是我被调上来帮伊万先生拆掉这个墙。

“谢谢了哦,处理酱。”

“……不用,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我默默起身,站在一边看着我的座位我的电脑被伊万先生占据,无语凝噎。曾经高冷严肃的国家殿下形象瞬间崩塌粉碎,请问我面前这个笑得一脸甜蜜的男人是谁,我的眼睛有点痛。

这信息量有点大啊,我觉得再不吐槽出去就快被憋死了。

 

几天后,伊万先生带着我去参加国家会议。我终于找到了一群和我一样苦逼的小伙伴。

——小伙伴啊!可以和我一起分享八卦可以一起吐槽上司的小伙伴啊!我感觉我被治愈了!

“哎呀你是新上任的俄/罗/斯助理?欢迎欢迎!来加个脸书!”

“恭喜上任!”

看看,各个都是温柔善良的天使!

我被他们感动的无以复加,毫不犹豫的融进这个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大家庭。接过中/国助理递过来的一把瓜子后,大家的话题突然走向一个让我觉得有点不妙的方向。

“笔记本缓冲98%……99%……缓冲完毕,素材收集可以开始了。”坐在我身边的日/本助理是一个穿着和服的娇小可爱的女孩子,“首先、新来的俄助酱,有什么可以爆料的吗?”

——啊?等等,妹子你说的是国际通用语吗我怎么觉得我有点听不懂你们在说些什么呢?

——我们真的在同一个世界说同一种语言么?

“容我和您解释一下,您刚才不是已经答应加入我们‘调查兵团’了吗。”没什么表情的女孩子口齿清晰的说着我每一个单词都可以听懂但组合到一起就不知所云的句子,“我们小组的建立起因是为了共同构建一个和谐共进充满了爱与和平的世界,用我们的笔在纸上绘出美好的未来蓝图,所以需要已经是成员之一的您为大家提供一些可用的情报。”

“……对不起您有在说人话么?”

“日助酱这种将问题无限拔高的能力依旧当世无匹。”坐在另一侧的美国妞喷笑出声,她拍了拍我的肩抹抹眼角笑出的泪花,“翻译一下,俄助有什么好玩的你家boss和别的国家的八卦和JQ吗?”

——所以其实就是八卦小组么!这种高大上的名字和简介是会吓到单纯无辜的新人的!

——不过,我喜欢!

大家立刻磕起瓜子开始谈天说地,小小的角落里充满着快活的空气。

“我的存在意义基本上就是给我家老大翻墙的,”灌了口伏特加,我愤愤的用手指在地板上画着圈圈,“老大的老大把普/鲁/士先生的blog竖了墙不让我家老大在工作时间去看,然后我就被强制扔下我的电视剧我的食物我的空闲时间调任成俄助了,每天负责拆墙补墙,心塞。”

“哇,水管熊的痴汉已经连他家上司都不能忍了吗。”英助姑娘忍着笑感慨,“俄助辛苦了,你家boss痴汉小鸟大爷那件事鸟爷他家助理也是知道的,你可以联系一下那姑娘然后合作。”

“唔?Boss和普/鲁/士先生有什么渊源?”

“这个说来话长,”日助手中的笔速度快的仿佛要飞起来,她的笔尖顿了顿,递给我一本封面画着明显有一张我家boss的脸和blog里那张照片上银发男人的脸的漫画,扭头接着说,“作为您给我提供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新梗的报酬,这是我家本田先生的作品,史向本,有肉有剧情保证能传教。”

——目瞪狗呆。

——原来我家boss的同人本有已经有了,主笔还是同样身为国家的日/本么。

——这群国家每天都在干些什么啊。

“说起苦逼的事,谁家都有那么几件吧,”中助姑娘托腮喝着茶,手边那堆瓜子已经变成一地的瓜子皮,“日助酱,算我求你,让你家boss别跟踪我家耀爷了,我真的快瞒不住了。”

“请允许我妥善处理。”日助那张漂亮的小脸表情瞬间崩坏,垮成一个愁苦的神色,“如果我能制止本田先生我也就不用每天亦步亦趋的跟着了。”

“不愧是三大痴汉之一的本田菊,”加助并不像他的上司那样存在感薄弱,“表面上明明是老王比较黏本田菊的,本田是有多闷骚才会反过来啊,这是怎样奇怪的反差萌。”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本性难移这种事,”法助是个我们中间唯二的小哥哥,他风骚的撩了撩那一头金发,向加助抛了个媚眼,“就像我也无法阻止我家boss到您家的枫糖小美人面前裸奔耍流氓一样,甚至有点想跟着他一起。”

“你喝多了吧。”加助冷静的把她怀里那头白熊对着法助砸了过去,顺便带倒了水杯若干。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别提喝醉,一提我就觉得胃疼,”那个原本元气满满的美助妹子似乎被加助话中的某个词刺激到,立刻捂着肚子焉了下去,她接过德助递来的胃药吞了一颗,然后继续刚才的话,“我家上司每次都要我去接喝多了的英/国,送去他的公寓后却连一百美元都不给我!该死的aky!”

“辛苦你了。”英助姑娘眼带怜悯。

看着蹲在一堆瓜子皮上的各位未来同僚,我对这份新工作的抱怨突然消失无踪,心不塞了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可以再拆好几百座墙了——想到大家和我一样苦逼而欢乐的工作着,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开心呢。

Tbc


评论(24)
热度(166)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 沈钰gyoku | Powered by LOFTER